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加载中 ...
云掌财经首页 >  正文

克明食品二季度预亏之问

原创 首条财经  2021-07-22 09:38:22  阅读量:

作者:马飞

编辑:王进

风品:于思月

来源:首财-首条财经研究院

一面之交、终生难忘。

当下,克明面业4万股民的“关灯吃面”也应难忘。

7月15日,克明食品连发三公告:2021年上半年业绩预报、公司变更名称公告、股份回购方案公告。

好消息与坏消息掺杂,利空利好却无法完全对冲。

7月15日大跌9.98%,7月16日继跌7.55%,截至2021年7月21日收盘,克明食品股价11.51元,市值仅38.8亿元,距其2020年8月26日的26.47元高点已跌去一半还多。

01

净利降八成 二季度预亏

股价震荡,首先源于业绩。

克明食品业绩公告显示,预计2021年上半年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为3800万元至5700万元,相较上年同期的2.25亿元下降74.4%至82.9%。

净利下降八成!怎能让市场淡定。

对此,克明食品预告中称,受疫情期间消费需求增大影响,各挂面企业在去年下半年开始加快产能释放,市场产品供大于求,导致本期低价产品竞争较激烈,增加高价产品的销售难度,为维持市场份额调整产品结构,导致本期产品毛利率降低;面粉新产能投放后,面粉产能超过自供粉需求量,外销面粉和副产品的销量较上期增长幅度较大,导致公司整体毛利率降低。

简单概括,即综合毛利率下降、期间费用增加。

诚然,2020年疫情突袭,可谓克明食品的高光之年:全年营收39.58亿元,同比增长30.45%;净利2.93亿元,同比增长41.66%。由此基数对比,2021同期下滑或也有情可原。

然问题在于,即使相比2019年同期的1.04亿盈利,也不到一半水平。

实际上,2021年一季报就已有危险信号:营收11.04亿元,同比增长24.62%;净利8530.66万元,同比下降17.83%。

进一步细看,以半年预期盈利3800万元至5700万元计,第二季度净亏为2800万——4700万,季度亏损板上钉钉。

如此变脸,股民们怎不吐槽。

股吧里各种声音沸沸扬扬,甚至有股友质疑其财务造假,认为做面条又没什么研发费用,二季度就是放假不生产也亏不了那么多。要么挪用资金炒股亏了,要么一季报造假。

上述观点不乏片面,但也代表了一些市场情绪。

或为增强投资者信心,克明食品发起回购。公告显示:克明食品拟回购部分社会公众股股份,回购股份将全部用于股权激励计划或员工持股计划,回购价格不超16.00元/股,回购股份资金总额不低于6000.00万元且不超1.20亿元。

提振之意,值得肯定。只是从目前股价看,市场似乎不太买账。

有股民吐槽,克明食品“增增减减减减增增”的套路已经没用了,搞好经营才是关键。

勿怪言辞偏激。以2020年为例,伴随业绩长虹,克明食品也发布5份减持公告。Wind数据显示,克明面业年内6名股东合计减持2529万股,约合市值2.15亿元。股东分别为高管陈阳、陈晓珍、陈宏、陈源芝、员工持股计划及二股东湖南资管。

湖南资管减持,有些耐人寻味。2021年6月21日,克明面业公告称,湖南资管本次减持股份计划的时间已过半,截止本公告披露日,湖南资管未减持本公司股份。

相比之下,陈克明家族对落袋为安似乎更看重些。据《长江商报》报道,2015年至2019年,陈克明家族直接间接通过二级市场减持、协议转让及发行可交换债等途径,已累计套现约10.65亿元。

业绩起伏也值关注。2018-2019年,克明食品营收分别为28.56亿元、30.34亿元,同比分别增长25.86%、6.22%;净利1.86亿元、2.07亿元,同比分别增长65.00%、11.17%,2019年增速明显放缓。

2015-2017年,营收分别为18.24亿元、21.64亿元、22.69亿元,同比增长23.88%、18.65%、4.89%;净利分别为1.06亿元、1.37亿元、1.13亿元、同比增长61.13%、29.27%、-17.79%,增速放缓且在2017年净利出现负增。

即使顺风顺水的2020年,其旗下26家子公司中也有12家为亏损状态,亏损金额合计超7000万元。

02

供需矛盾 供应链一体化利弊

何以至此呢?

公开资料显示,克明面业成立于1984年,以研发生产挂面为主。2012年3月在深交所挂牌上市,被称“挂面第一股”。2017年,克明面业收购五谷道场方便面。目前主要生产销售挂面、湿面、方便面、面粉、米粉、大米等制品,创始人为陈克明。

面条是克明面业的营收主力,2020年营收27.94亿元,同比增长17.29%;面粉营收4.06亿元,同比增长84.69%;方便食品营收3.08亿元,同比增长47.95%。

中国食品科学技术学会面制品分会数据显示,2019年金沙河年产125万吨,克明食品超55万吨,营收分别为51.26亿元和30.34亿元;河南的想念食品、博大面业、益海嘉里等年产20万吨以上,为行业第二梯队。

中华全国商业信息中心数据显示,“陈克明”挂面超市综合权数市场占有率稳居第一。

对比看,克明食品虽位居面条市场第二,份额却不足头部金沙河一半。而想念食品2020年发布招股书后,面临产品单一毛利率低、经销商疑点多、扩充产能不合理等质疑,2021年4月主动终止IPO。

从想念上述短板质疑中,不难感知行业供需矛盾。

聚焦克明食品,2016年至2020年存货周转率分别是13.49次、7.602次、6.138次、5.971次、6.727次,销售压力不可不察。

行业产销数据也显端倪。2010年,国内挂面产量380万吨,销售量200万吨。2019年,产量840万吨,销售量600万吨,供过于求加重。

同时,面条市场也在变天。

餐饮外卖业爆发式增长,大大减少做饭频率。

而社区团购、生鲜电商、买菜外送等服务,也使受保质期影响的鲜湿面突破发展瓶颈。随着消费升级,人们品质化、健康化需求不断提高,面条追求也更“高级”、“多元”。鲜拉面、乌冬面、意大利面等受到欢迎,新品牌不断涌现。

行业分析师郝瑞表示,中长期看,鲜湿面制品将逐渐成为面制品消费主流。如何创新产品、迭代解决方案,成为行业新机遇新挑战。

而克明食品选择了降本增效:供应链一体化战略。

2021年4月29日,有股民在互动易提问:面粉厂家众多5000多家且产能过剩,克明面业为什么不去收购那些小面粉厂然后改造,而要去自己新建面粉厂?新建厂房重置成本高,建设周期长,更不划算。

克明食品回答:公司选择的供应链一体化战略,是在大型挂面工厂生产基地内自建面粉厂,为面条工厂提供生产原料,通过此种方式可直接降低面粉包装、装卸及运输等费用,从而降低面粉成本,提升产品毛利率。

2018年6月,克明食品发布公告称拟逾15亿元投建面粉面条类生产线项目。2021年一季报中,克明食品的在建工程2.37亿元,大多数项目已接近收尾阶段。

客观而言,供应链一体化有利于企业降低费用、加强品控,提升综合抗风险力。但尺度力度进度也要拿捏,比如新增产能,如遇市场变化、消化不利很易带来新发展包袱,上文公司整体毛利率降低就是一个信号。

03

价值护城河多深 百亿梦好圆不?

商场如战场,治企如烹小鲜,保持时时敬畏、战略精准是成败关键。

2021年1月26日,克明面业发布公告:公司法定代表人将由董事长陈克明变更为总经理陈宏,两者为父子关系。

如果说一季报时,陈宏刚刚接任。那么2021年半年报,应算其担任法定代表人的第一份正式答卷。

一二代过渡,向来是热点话题。

单从期间费用看,今年上半年企业也确实大刀阔斧。

克明食品表示,为优化产能布局,转移产量至具有成本优势的生产基地,导致管理费用增加;为获得新客户和增强新客户的用户体验,2021年上半年针对新品加大了促销活动力度;以及为推进品牌年轻化转型,加大了品牌费用和直播费用的投入,导致销售费用增加。

然这也是其净利下滑的原因之一。

7月8日,克明食品在互动易回复表示,2021年3月16日,在主播薇娅的直播活动中销售了25万包五谷道场的红烧牛肉面。

成绩确实够亮眼,但也带来一些不同声音。

有投资者直言:在没有真正新品的情况下,公司耗资使用网红推销,不过是种短期跟风投机,不会有任何持续效果。请公司管理层真正拓宽视野,能跟进社会消费发展潮流,改变低端竞争思维?参考一下同为食品公司的妙可蓝多吧。

更有投资者质疑起克明食品的护城河与差异化:二季度创造史无前例的亏损,请问董事长,公司还有“护城河”和“差异化”么?这次二季度的亏损起码说明,克明和那些低端面条厂家没有任何区别,完全没有任何品牌溢价。克明三十多年的品牌积累并没有给消费者留下非选不可的印象,一遇到行业的竞争恶化,财富就如流沙一般坍塌。还请公司打造自己的“护城河”和品牌“差异化”,加强口味的创新,营销的创新,包装的创新。

客观而言,上述言论不乏个人色彩,有一定偏颇性,但一个“非选不可”也提出了一个灵魂思考:营销只是起量手段,克明食品的核心竞争力有多少?价值护城河有多深?

这不是一个好回答的问题,护城河壁垒并非朝夕之事。

如上所文,面条行业一日千里,新品迭代、消费升级,凸显创新特色化、差异化、品质化的重要性。

然看研发费用,2018年-2020年克明食品分别为2798万元、2884万元、2622万元。体量长年不足3000万,且2020年还有减少。

行业分析师李晨表示,面条产业集中度较低、准入门槛低、供需矛盾不可小视。来势汹汹的各路新势力、快速变化的市场,都易对克明食品这样的老牌龙头企业产生冲击。

好消息是,克明食品也在改变。

此次更改名称后,克明食品公司经营范围包括:粮食收购;挂面生产销售;餐饮服务;饮用水生产销售;预包装食品批发;企业管理咨询服务等。

对此,独立行业分析师林永认为,近一年克明食品股价不振,再到上半年净利润大幅下滑,说明以挂面为主业的克明食品已触碰成长天花板,从“克明面业”变更为“克明食品”体现其未来有较强的战略转型意愿与扩容发展诉求,值得肯定。

回首克明面业27年峥嵘岁月,一辈子只做好一件事的专注匠心,让陈克明成为了“挂面大王”。

2012年,60岁的陈克明曾豪言,未来10年内,要完成百亿销售目标。后来,其将实现时间定格在2020年。浏览官网,企业愿景也为“打造百亿企业,传承百年美食”。

目前看,这个目标还有不小距离。陈克明、陈宏能否完成夙愿,应是一大看点。

的确,克明食品达成百亿目标,要比克明面业更容易些。

但要真正完成,也非一蹴而就、并非坦途。

往期看,“一生做好一碗面”的克明食品,也并没把鸡蛋都放一篮子里。

2017年,克明面业收购五谷道场开展方便面业务,2019年首次盈利,2020年收入已超3亿,增速近5成,其毛利率与挂面媲美,达到27.64%,成为不少投资者眼中的“明星产品”。

但另一厢,在速食进化与外卖大行其道的当下,方便面整体产业也压力自知。叠加行业巨头林立、格局成熟、竞争激烈,五谷道场能否担起主力大旗仍需观察。

这也是克明食品下一步扩容转型路上需要冷思的:食品行业虽大,但竞争也激烈,且每个细分赛道不乏龙头,均有一定入局门槛。战线拉长、竞品增多,除了投入增加、也考验其专业能力。如何保证跨界质量、减少试错成本是重要考量。

并非妄言。

以陈克明为商标名的矿泉水业务为例,市场影响力不算大,却被点了两次名。

2020年6月5日,湖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公示显示,其铜绿假单胞菌和界限指标-偏硅酸项目不符合食安标准规定;2020年11月5日,湖南省市场监督管理局公示显示,标称湖南克明饮品有限公司生产的陈克明包装饮用水,铜绿假单胞菌项目不符食安标准,产品规格为17.5升/桶。

努力释放更多成长性,值得肯定。但专业力打磨,亦任重道远。

“面条大王”的扩容多元之路不乏看点,亦长路漫漫。如何节奏拿捏平衡,考验陈克明、陈宏的大智慧。

本文为首财原创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云掌财经公众号(ID:yzcjapp),或者点击这里下载云掌财经App

您可以通过云掌财经手机版访问:克明食品二季度预亏之问

本文由入驻云掌号的作者撰写,除云掌财经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云掌财经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首条财经

454 文章
3.1亿 阅读量

再深一度,这里有最真实的财经江湖

+ 关注

最近更新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