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 | 螳螂观察

作者 | 燕子李三

借着正道之光,打假内容在dou总能引爆舆论。不少打假博主,B太、狂飙兄弟、辛吉飞之后,铁头惩恶扬善(铁头)等,也轻松收获百万级粉丝量。

不过,当下最具热度也最具争议的打假博主,无疑是拳打新东方、脚踢东方甄选的铁头了。

有假一定要打。但铁头在举报新东方补课之后,在10月9日晚在直播间里预告要让东方甄选付出惨痛代价的理由,竟然是“如果你没有按照国家法律法规”“你的利润率已经太高了”......

情绪高涨、狠话狂飙,但要是东方甄选真违法卖假,该直接放证据亮起正道之光的时候,铁头却跟卓伟一样搞“周一见”先把胃口吊起来。

不得不说,流量密码已经被他牢牢掌握了。

铁头的正义,争议与生意

虽然很多网友将铁头奉为“孤胆英雄”,而铁头本人也信了自己是“正义使者”。但实际上,铁头只是个生意人,打假只是生意手段。

这从铁头最初开始做视频,就埋下了草蛇灰线。

今年3月才开始尝试做视频,只经历了半年多的累积时间,铁头如今在dou就已收获了370多万粉丝。漂亮的流量收割,要靠有备而来的吸粉手段。

从铁头的网名铁头惩恶扬善,就可以看出,他的视频内容主题非常明确。不过,在做打假内容以前,铁头最初有两种不同定位的内容尝试。

一开始,铁头做视频的内容是揭露其他网红博主的一些博眼球把戏,靠着一定的话题性,铁头有了初步的粉丝累积。随后,他开始走出去,在街头做社会实验,依靠自己潦草的形象装扮成流浪汉,在人流密集的一些区域随机向路人求助,并满足那些愿意帮他的人一个心愿。

就这样,愿意看铁头视频的人越来越多,铁头也开始向弄虚作假的商家开炮,就此正式开始了他的打假之路。

不过,铁头的打假内容,选题非常巧妙,基本都是能引发广泛关注的社会痛点。不管是整顿三亚海鲜市场鬼秤,还是举报欺骗老人买保健药的公司、干翻诱导大学生网贷的美容院,或是戳穿超市购物小票换金镶玉骗局等,铁头每一次硬刚不良商家、为消费者谋取利的行动,都挠到了网友的爽点,也让他“打假斗士”、“孤胆英雄”的形象真正立起来了。

不可否认,铁头上述系列的打假行为,确实给社会带来了积极意义。不然也不会有三百多万网友选择支持他。尤其是三亚海鲜市场打假,铁头实现了一周涨粉超102万的成绩。

但也正是随着他的影响力越来越大,支持者越来越众,铁头打假的真实意图开始暴露无遗了。

比如,铁头一战成名的三亚海鲜市场打假,选择的打假时间点是三亚市相关部门推出诚信商家旅游消费投诉“先行赔付”制度,设立100万元诚信商家旅游消费先行赔付基金,保障游客和消费者的合法权益之后进行的。

所以,视频里有备而来的铁头狂妄无比,怒吼咆哮喊着“你们这里无法无天”,还扬言“我挑战你们整个市场一千个商贩”。

如果这单纯只是一场整顿鬼称事件,铁头就算戾气重、语气狂,网友都会接受。但当铁头毫不掩饰地讲出“做视频就是要赚钱,选题流量不好就果断放弃,即使有人前来求助”,并尝试了直播带货。

追求流量无罪,想要赚更可以。但是,铁头却偏要打着正义的旗帜、喊着为民除害的口号,那性质就变了。敢情是,我把你当英雄在支持,你把我当韭菜在收割?

尤其是,铁头试水直播带货之后,还被扒出早有违法犯罪前科,因开设赌场和非法拘禁被判刑的。很多人也许从没进过赌场,但没有人不知道赌博的危害。而且很多经典电影早已经呈现了,赌场里多的就是千中千、局中局。而铁头正义的打假,沦为一场蓄谋已久的生意,细品下来,也像是一个流量收割局。

谁都有改过自新的机会和权利。铁头过去犯过错误,不代表他现在不能做打假博主。但没有人愿意被一个该改过自新的人,打着正义旗号,以廉价的道德表演,举起劣质的镰刀收割。

铁头可以选择正义,也可以做生意,唯独不该拿正义做生意。

险中也求不到的富贵

“正义使者”铁头人设崩塌后,摊牌还是会直播带货,“我直播我带货,你爱买买,爱退退。我已经和大家说过了,粉丝数量达到500万我会变现,我光明正大挣钱”。

只是,正义“蒙尘”的打假行为,可能无法实现铁头“光明正大挣钱”的梦想。

细数那些百万级粉丝的打假博主,最后的变现路径几乎都是走进直播间靠喊着“3、2、1,上链接”来赚钱。虽然流量的尽头是带货,但打假博主们千方百计走到的“尽头”,或许并不是适合成为他们的归宿。毕竟,打假是站在道德制高点的正义之举,与商业行为带货搅在一起时,很容易被自己发射出去的到的回旋镖直击命门。

比如,以“海克斯科技研究员”走红的打假博主辛吉飞,从年底就开始推荐各种选品,但前段时间被职业打假人刘江公开打假。刘江称,辛吉飞相关直播间推荐的多个产品涉假,并发布了七款涉假产品具体信息,且已经向相关部门举报了。

虽然辛吉飞仍然坚持不是为了赚钱,还注销了dou账号来“明志”,在网友们以为误解了他之时,辛吉飞转身就另起了新号,还把地盘扩张至kuai,接广告、搞直播赚钱赚得飞起。但,在被刘江曝光之后,盯上他的,就会是成千上万的消费者了。

对于一心想要奔向赚钱的铁头来说,被扒出违法犯罪过往造成人设塌房还只是开始,他靠正义打假吃社会舆论红利,为消费者带来“爽感”的收割流量,在直播带货时,也必然面临更严苛容错率更低的选品要求。

以打假为名义做生意的博主们,成为被打假的对象,或许是他们逃不开的宿命。

如果站在整个商业社会的角度来看,不管是市场还是监管,其实并不欢迎将打假做成一门生意的“铁头们”。

一方面是因为,为了制作出吸睛的打假内容,铁头等打假博主会拿放大镜来检视市场,并煽动网友情绪让大家一刀切地对不符合他们价值观的产品与企业一律“零容忍”。这样的极端做法,很容易形成网暴,不仅影响商家们的正常运营,还会造成令人生畏的营商环境,大大折损消费市场该有的自由竞争活力。

就像铁头以“利润高”等由头“预告”盯上东方甄选,本质上是以一个安全名义,煽动网友情绪,来博得关注。毕竟,东方甄选要真是违法卖假,铁头大可以上雷神之锤,网友一定会无条件支持锤假。但“利润高”既不违法,也与打假无关啊。

铁头之后也“认怂”了。这样看来,大概率是铁头博关注的行为,但东方甄选却在舆论发酵期间,真实承受了股价跳绿的损失。

铁头不是“一个人”。东方甄选也不是第一个受害者。随着以赚钱为目的进行打假的行为越来越多,靠打假赚钱变成很多打假人的生存状态,原本应该为消费市场肃清不良风气的打假人,也越来越多地成为了扰乱正常商业秩序的存在。

另一方面则在于,人民网报道早就指出过的,部分职业打假人以打假之名行敲诈勒索之实,私相授受为企业掩盖造假售假事实、打假反成护假,充当企业间不正当竞争、“黑吃黑”的枪手等危害市场秩序和法律规范的现象时有发生。

就比如打假鼻祖王海,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这一行很赚钱”“务量最大的是知假买假,利润贡献高的是替企业打假”……

失去初心的打假,已经扰乱了正常市场秩序。

有数据显示,近年来全国以“打假”“维权”为名发起的“职业索赔”恶意投诉举报每年超100万件,但大多数被索赔企业,都没有实质性的消费欺诈。

比如发生在湖南株洲并引发大量讨论的“拍黄瓜案”,一对晏姓父子利用餐企在无冷食类食品制售许可证的情况下、销售“拍黄瓜”等凉拌菜这一由头,从2020年至今年5月,频繁举报49次,索取高额赔偿。最后一次举报后,因为店家已经整改,株洲市天元区市场监督管理局作出不予立案决定。

哪怕晏姓父子最后一并将天元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天元区人民政府和涉事餐饮店告上法庭,最终的结果也是法院不予支持。

如今,相关部门也在逐步完善相关法律法规,以此抑制打假网红们险中求富贵的商业化之路。

早在2021年12月,最高人民法院就出台了《“知假买假”行为性质认定类案裁判规则汇总》,限制了打假人常用的“知假买假”后索赔的套路。除此之外,各地区的市场监管部门也在前移市场监管关口,建立重复异常打假人名录等来防范职业打假行为......

最近,最高人民法院又发布了《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优化法治环境 促进民营经济发展壮大的指导意见》,明确指出了“以及利用虚假、恶意诉讼侵害企业和企业家合法权益的行为,要依法予以严厉打击”。

打假会成为流量密码,根本原因在于消费者痛恨“挂羊头卖狗肉”的假货和欺诈。但当“铁头们”打假,也沦为“挂羊头卖狗肉”的行为时,别担心,不仅道德的回旋镖会到来,国家也会出手。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

此内容为【螳螂观察】原创,

仅代表个人观点,未经授权,任何人不得以任何方式使用,包括转载、摘编、复制或建立镜像。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且未核实版权归属,不作为商业用途,如有侵犯,请作者与我们联系。

•泛财经新媒体。

•微信十万+曝文《“维密秀”被谁杀死了?》等的创作者;

•重点关注:新商业(含直播、短视频等大文娱)、新营销、新消费(含新零售)、上市公司、新金融(含金融科技)、区块链等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