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月30日,商汤科技“千亿解禁”风波刷爆了财经圈与科技界,有中国“AI教父”之称的汤晓鸥虽然对闪崩50%的股价不予置评,且表达了长期看好AI发展的信心,但股民们只会用脚投票,投资机构更不会一棵树上吊死,巨额亏损、造血乏力、竞争加剧之际,商汤科技还能否讲出新故事?

基石逃跑,阿里“中招”?

2021年12月30日,商汤科技在港股上市,短短一周,股价飙涨至9.7港元/股的最高点,总市值一度突破3000亿港元;

2022年6月30日,商汤科技官宣解禁,股价一度暴跌50%,截至当日收盘,总市值仅余1049亿港元,较巅峰时期蒸发近2000亿港元;

商汤四杰/图

商汤股价闪崩后,公司亦进行了回应称,以徐立、王晓刚、徐冰等为代表的管理层的作出了“2022年12月29日前不出售相关B类股份”的自愿承诺,然而,这份来自公司管理层的“禁售承诺”,似乎并未能挽回投资者的信心,而且,与解禁总量相比,只占不到6%的比例,显然难以回天。

截至30日收盘,商汤科技股价为3.13港元,仍然暴跌46.77%。

种种信息指向,商汤此番崩盘,直接原因便是上市前投资者和基石投资者在6月30日当日全部迎来解禁,共涉及252.87亿股,占公司总股本75.91%。

为什么这些投资者急于抽身“逃跑”?

在商言商,假设有顽固派未出售所持股票,大概率会迎来亏损的状况,6月30日,商汤科技3.13港元/股的收盘价已经低于公司上市的3.85港元/股的发行价,基石投资者不跑,等于全部亏损,投资者谁又愿意当这冤大头呢。

商汤科技的基石投资者都是何方神圣?

据招股书披露,公司上市前投资者持股223.62亿股,基石投资者持股10.33亿股。上市前引入的9名基石投资者分别是:混合所有制改革基金、徐汇资本、国盛集团、上海人工智能产业投资基金、上汽集团、国泰君安、香港科技园、希玛眼科、泰州文旅。

可以看出基石投资者清一色都是国资背景,此刻抽身,合乎情理,不然就会酿成国有资产的损失。

另据招股书还显示,商汤科技投资机构的阵容也堪称豪华软银集团、淘宝中国、春华资本、银湖资本、IDG为公司的前五大风险投资机构股东,持股比例分别为14.88%、7.59%、3.08%、3.05%、1.42%。

此外,包括阿里巴巴、鼎晖、厚朴投资、老虎基金和淡马锡等多家明星投资机构亦是商汤的座上宾。

2017年11月28日,阿里巴巴和松禾资本投资了商汤的B+轮,融资金额规模为15亿元人民币;

2018年4月9日,阿里巴巴和苏宁,淡马锡参与了商汤的C轮投资,融资金额6亿美元;

据招股说明书,商汤科技上市前已经经历了12轮融资。据《风暴眼》统计,募资总额合计约为333亿元,创造了中国AI公司融资的最高纪录,但显然,AI风口过后,资本圈热度骤降,这才导致了商汤不得不历经艰险也要上市融资。

这也是从一天开始,被“逼上梁山”的商汤科技,就为今日的逆天闪崩埋下了种子:

商汤IPO时只发行5%的新股,合计17.25亿股,而通常IPO会发行25%新股,商汤这区区5%的新股中,10.33亿股归属基石投资者,2.36亿股归属老股东上海国际,均有锁定时间,真正在二级市场能买到的不到5亿股,占总股本的比例仅1%。

靠着这种超低流通盘规模,上市后大涨近200%,市值一度突破3000亿港元大关,也就是说一开始市值就是虚高,值得一提的是,6月下旬,麦格理发布研报,直指商汤科技估值过高,并下调其目标价至3.24港元,值此天量解禁日,股价腰斩也就不足为奇了。

诚如商汤科技创始人、董事长汤晓鸥所言,股价的波动没有太大的讨论意义,商汤科技面临的真正难题,如何得解,才是悬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泥潭深陷”,商汤难梦圆?

作为亚洲最大的AI软件公司和中国最大的计算机视觉软件提供商,商汤科技一个反常的现象是其营收规模小微,增速亦缓慢,一度让人怀疑,AI的商业前景是否被过度美化了。

据商汤科技公开财报及招股书显示,2018年、2019、2020年及2021年,公司净亏损分别为34.33亿元、49.68亿元、121.58亿元和171亿元。四年合计亏损376亿元。

另据招股书显示,2018年-2021年上半年,商汤净负债分别为53.64亿元、106.54亿元、209.32亿元、229.61亿元,负债规模是营收规模的4倍以上。

持续的亏损与巨额的负债也让商汤科技面临较大的流动性压力。

2018年至2021年,商汤科技经营性现金流分别为-7.5亿元、-28.7亿元、-12.3亿元及-8.3亿元,截至2021年底,商汤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165.30亿元,按照2021年的烧钱速度,最多仅能撑过2022年一年,“找钱”,仍然是摆在商汤面前的一大难题。

至于亏损的原因,与其主业的变现困难密切关联,数字化转型虽然是各行各业的大趋势,但是,对AI模型的需求却并不具备普遍性,目前AI交付效率低,边际成本高,商汤的主业务板块中,智慧商业和智慧城市这两个最重要的项目,占收入的比重近90%,但目前正呈边际效应递减的状态。

尽管商汤马不停蹄开拓了智慧生活和智能汽车业务板块,积极蹭元宇宙和新能源汽车各种热点与风口,但财报与招股书数据不会说谎,最终来看,仍然是雷声大雨点少,无论是智能汽车解决方案还是元宇宙相关项目,都未能带给商汤实际性的营收贡献。

智能汽车解决方案,商汤想进一步深耕,等于正面与华为和百度等巨头为敌,百度自动驾驶领域已积累多年,华为的自动驾驶也成果颇丰,一度被传要被大众收购自动驾驶业务,而华为的车机,智能座舱,亦备受市场期待,连二线的小康赛力斯都在华为的赋能下,月销破万,远超新势力一哥蔚来

这些新能源车企,竟然要选合作伙,为何不选技术实力更强且自带品牌光环的华为Inside呢?

招股书透露商汤已与数十家车企进行合作,但基本是预装其L2+ADAS产品的方案,竞争力并不高,也没有一线车企的明星车型采用。

另外,AI赛道强敌如林,腾讯,百度,阿里都在大力布局AI,商业模式都是提供智能解决方案,与商汤科技的业务高度重合,相比这些人才,研发,生态,资本皆更有优势的巨头们,商汤不免是弱势地位。

再比如商汤引以为豪的智慧生活赋能IoT设备,比如手机上增强相机拍照效果以及实现智能化管理或交互式增强现实等,在手机大厂面前也是小巫见大巫:

华为的自研AI,算力上实现了对前原供应商寒武纪的无情吊打,OPPO自研的马里亚纳X更是直接作用于相机成像,并且基于高通平台开发的经验与技术沉淀,这些,都是商汤远不具备的优势。

AI赛道早已拥堵不堪,除了上述的跨界豪门,除了有“AI四小龙”另外三家旷视科技,依图科技和云从科技等,还有安防龙头海康威视和果链龙头舜宇光学在虎视眈眈。

比如海康威视从2018年开始推出的AI Cloud平台,通过该平台提供的技术能力,各行业用户2020年共训练算法模型数量超过 1.5 万个,应用行业超过 100 个。


再如,舜宇光学亦深耕3D深度视觉传感多年,旗下深度视觉产品已涵盖AR/VR、智能家居、移动支付、扫地机等市场。

商汤将AI这一附加值属性业务独立成专门的业务板块,落地上就成了问题,加上产品竞争力并不突出,在供大于求的买方市场,很难打开局面。

所以,商汤多业务布局,长期看,只会加速消耗本就捉襟见肘的现金流,这并不是一条适合走的路。

值得一提的是,商汤的研发开支占比过高,也直接蚕食了经营现金流,过去3年半(2018年~2021年上半年)研发开支分别占营收的45.9%、63.3%、71.3%、107.3%,这些钱主要用于开发AI芯片,AI传感器等核心产品,建设大型AI超算中心等。

从目前的市场反馈看,这些研发,并没能转换成预期内的商业效益,开弓没有回头箭,商汤只能选择继续砸钱,直到出现具有专业壁垒的智慧成果,类似于华为5G专利,三星屏幕专利等。

还有一个不确定性隐患,也就是美国的实体名单,商汤科技和旷视科技都曾进过名单,倘若老美再来一次,意味着商汤科技在未获允许的情况下,是无法采购性能最强的芯片,电子产品和软件等,这直接导致其产品的竞争力进一步降低。

穷庙富和尚,公司连年亏损,高管拿到手的薪酬却高得惊人,据商汤科技招股书显示,徐立、王晓刚和徐冰的薪酬数据分别为5.12亿、3.75亿和3.05亿,合计达11.92亿元,看上去比联想柳传志们都要“狠”。

尽管商汤科技事后“澄清”实际薪资也就两三百万(到手的现金),主要是以股份为基础的薪酬开支占了大头,但广大股民不以为意,在他们看来,股权薪酬当然也算是薪酬的一部分,原始股一过禁售期就可以售卖套现,怎能不算钱?

此外,有外媒指出,商汤科技涉及关联交易,大量空壳公司零业务零员工,专业领域无优势,财务状况堪忧等问题。

不过,纵使内忧外患,商汤AI一哥的位置仍然是毋庸置疑的。

据IDC最新发布的《2021H2中国人工智能市场》调研报告显示,2021年下半年,中国人工智能之计算机视觉应用市场份额占比中,商汤科技凭22.2%的市占率,蝉联第一名,相较2020年下半年同期,增长了近4个百分点。

另据沙利文报告显示,计算机视觉软件在中国市场,将从2020年的167亿元增长至2025年的1017亿元,CAGR为43.5%,也即中国人工智能软件市场未来前景可期,AI龙头商汤科技仍然有机会,但千亿人民币的市场也注定了其商业增量空间有限。

据复旦大学特聘教授黄奇帆最新预测,未来最有希望的5大行业,分别为无人驾驶的新能源汽车、 家用机器人、头戴式AR/VR眼镜/头盔、柔性显示、3D打印设备,这五大行业,个个都有成为万亿美元市值规模的可能,也即这些才是大风口,而AI充其量只是其中作为赋加值属性的补充而已。

综合来看,AI诚然在技术上具有不可忽视的价值,但是在商业的变现上,存在天然的短板,“商汤科技”们未来的路,也许并不好走!

参考资料:

AI龙头商汤科技股票解禁,股价跌超40%,管理层承诺延长禁售期——时代财经

商汤科技暴跌超40%,233亿股迎来大解禁,管理层承诺延期半年限售——科创板日报

市值日内蒸发900亿港元,商汤科技“解禁”吓坏投资者?——凤凰网财经

巨星解禁后单日市值接近腰斩,商汤科技内外承压——lite氢财经

商汤科技崩盘:IPO时已写好的剧本——YY港股圈

图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