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品|三言财经


4月22日,早先向阿里巴巴发起集体诉讼的4名美股投资人修改起诉状,将马云列为新的被告人。
事实上,2021年,4名美股投资人提起向美国纽约南区联邦地区法院发起针对阿里巴巴的集体诉讼,起诉理由是阿里股价暴跌致使其投资受损。简单计算,阿里股价距离2020年12月已经下跌超60%,市值蒸发3万亿港元,期间累计成交额超万亿美金,如果起诉胜诉,可能赔偿金额达数千亿元。
据悉,马云已于2019年9月辞去阿里巴巴董事长职务,并在2020年10月卸任董事职位后不再担任集团职务。此番修改起诉状,指控内容没有明显变化,最大区别就是将马云列为被告,意图也相当明显。
近年来,美国打压中国企业的手段不断增加,受影响的中国企业也在不断增多。从2018年开始,美国将更多的中国科技企业纳入实体名单,实质是对中国进行科技封锁。2020年末,美国参议院又通过所谓《外国公司问责法》,主要针对在美的上市公司。
阿里巴巴作为中概股中体量最大、市值最高的一家公司,自然成为被围猎的焦点。
这些年,美国通过贸易、科技、金融等系统性手段不断加强对中国企业的全方位打压。此次对马云的起诉,只是美国打压中国企业的一个缩影,而这种打压长期来看还会持续下去。

从出口“实体清单”到中概股“摘牌名单”

中国科技企业正遭受美国的系统性打压

美国打压中国科技企业要追溯到2018年的“实体清单”。
事实上,美国在1997年就开始发布实体清单,最初主要针对俄罗斯和中东国家。“实体清单”的实质就是用来对敌人进行技术封杀的手段。
不过随着中国科技实力的不断提升,实体名单的限制范围和企业数量开始快速增加。
从数据上看,美国利用实体名单对中国的进行制裁分为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1997年至2007年,11年间共制裁了21个实体。
第二阶段是2008年到2017年,10年间共制裁了174个。
不过在2018年之前,虽然实体清单涉及的中国企业名单非常多,但是主要是国防军工企业和国防院校,大众对实体清单的感知度很低。
2018年是个重要节点,此后实体清单开始出现中国的市场化企业,中兴、华为两家中国通信企业先后登上“实体清单”。
从军用企业到民用企业,美国开始对中国科技公司进行科技封锁。
据统计,2018年至今的近4年间美国共制裁了431个,平均每年108个实体。
华为是受实体名单影响最明显的中国科技公司之一。一夜之间,华为无法使用高通芯片,谷歌停止与华为合作,华为失去安卓系统更新的访问权,伟创力要求全球所有工厂停止与华为合作,甚至扣押华为的价值7亿多的设备和物料。
2018年12月1日,加拿大应美国当局要求逮捕了华为集团CFO孟晚舟,扣押长达三年多。
当时华为已经成为仅次于苹果的第二大手机销售商,而现在已经跌出前五,其子品牌也被整体出售。
而为了进一步围剿中国科技企业,美国又把目光瞄向了在美上市的中概股企业,尤其是中国的科技企业。
如果说实体清单是场战火弥漫的科技战,是通过科技封锁对中国科技企业进行打压。
那么,金融战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预摘牌名单” 是美国对中国科技企业进行打压的手段,引发了中概股的持续动荡。
2020年末,美国通过《外国公司问责法》法案。
该法案主要包含两点:如果外国公司连续三年未能通过美国公众公司会计监督委员会(PCAOB)的审计,将被禁止在美国任何交易所上市;上市公司需披露自己与其他国家政府的关系。
尽管该法案适用于所有外国公司,但其目的主要是针对在美国上市的中国公司,尤其是中国科技公司。
据统计,自今年3月11日以来,SEC已经公布了5批“预摘牌名单”,涉及40家中概股公司,覆盖医药健康、生物制造、互联网娱乐、汽车、房地产等行业。其中,3月份公布了3批名单,涉及11家公司;而4月份公布的2批名单则包含了29家公司。
名单中的部分知名中概股公司有:知乎、瑞幸咖啡、百世集团、理想汽车、贝壳、搜狐、百度、富途控股、爱奇艺、微博、百盛中国等。
此外在发布第五批“预摘牌名单”时,SEC将百度、爱奇艺、Nocera、凯信远达医药和富途控股等5家中概股公司从“预摘牌名单”转入“确定摘牌名单”。
有分析认为,根据《外国公司问责法》原则很可能所有中概股都将进入名单。
而受此影响,中概股开始了长达两年的下跌周期。

中概股被“血洗”

据统计,自2021年以来,在美国上市的中国民营公司总市值累计缩水已超过1万亿美元。过去一年多时间里,包括港股在内的280多支中概股股价跌幅超过90%的企业多达39家,总市值蒸发20万亿。
尤其是今年3月以来,美国SEC先后将40家中概股公司列入“预摘牌名单”。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3月15日,金融巨头、华尔街代言人摩根大通一口气下调了28只中概股的评级,涉及中国整个互联网板块。
在最新发布的报告中,摩根大通将阿里巴巴评级从“超配”(增持)下调至“低配”(减持),目标价从180美元下调至65美元,腾讯从570港元下调到265港元,380港元下调到135港元,百度从245美元下调90美元。
摩根大通的做空报告让本来就“风雨飘摇”的中概股再受重创,引发中概股的再次暴跌。
在美国打压之前,中国互联网公司曾一度与美国平分秋色。当时互联网领域市值最高的20家公司,中美各有10家。
如今阿里巴巴已跌出美股市值前十,市值蒸发6000亿美元。如今中概股的美股市值加起来还抵不上一个苹果。
在美国的合围和打压下,任何一家中概股公司都难以独善其身。阿里巴巴作为中概股的体量最大的公司受到的影响也最明显。
虽然目前美国还没将阿里拉入“预摘牌名单”,但这种可能时刻存在。
值得注意的是,美投资人这次针对阿里和马云的诉讼,理由是阿里股价暴跌致使其受损。但上述投资人发起诉讼时,对美国打压中概股的背景均未提及。
事实上,此前这起针对阿里巴巴的集体诉讼并未引起广泛关注,此次将已退休的马云重新列为起诉对象,其意图也很明显。
有分析认为,因为马云在中国有巨大的影响力,对其下手就是要引发更多的关注,从而打击中国投资者的信心。
此外,美国集体诉讼存在被滥用的风险。据了解,美国允许集体诉讼律师通过风险代理的方式收取费用,而证券集体诉讼中,由于涉案金额巨大,往往能为律师带来巨大的收益,因此律师寻找各种机会提起大规模的诉讼以获取高额律师费,造成滥诉现象。
其实,美投资人对阿里巴巴的集体诉讼也可以看成金融手段的一种,而在中概股普跌的大背景下,这会不会又成为一种的打压手段?
而选择第一个拿阿里开刀,其原因又是什么?

为何要对阿里下手?

近年来,中国互联网取得了快速的发展,甚至在某些领域超过了美国。比如阿里已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商平台,腾讯也成为全球最大的游戏公司,字节跳动Tiktok风靡全球。
中国在自主创新能力快速成长,在某些领域开始打破美国的垄断,这些都让美国感到极大压力。
一直以来,美国凭借其在高科技领域的绝对优势享受着巨大利益,而现在这种情况正在不断被挑战和打破。
美国的一系列打压政策的核心目的便是遏制中国科技企业的发展,重新获取掌控力。
比如,美国通过实体名单限制中国科技企业使用美国芯片和系统,其中典型的例子就是华为。
而阿里之所以被打压,就在于阿里“去IOE”打破美国控制全球IT基础构架的美梦。
阿里在很多年前就有了摆脱美国数据控制的行动。
IOE是三家公司的简写,I是IBM,O是甲骨文,E是EMC,这三家美国公司的小型机、数据库和存储设备,曾经垄断了全球大公司的IT基础设施。
长期以来,IOE是美国控制各国经济金融数据的底层手段。“去IOE”就是要关闭美国对中国金融数据的后门。
2013年斯诺登就曾在“棱镜门”事件中透露,美国政府从2007年开始,对任何在美国以外使用美国科技公司服务的客户进行网络和通话监听,获得大量关键数据。
这也引发了国内去“去IOE”的浪潮,而阿里是最早“去IOE”的中国企业。
阿里作为中国最大的电子商务公司,拥有海量的中国用户数据和交易数据,“去IOE”既是出于对国家安全的高度责任感和历史使命感,也是出于更长久的发展的打算。
2009年,阿里举起“去IOE”大旗,成立阿里云。
阿里内部提出了一条去IOE的技术路线:“低成本、线性可控、去中心化(分布式):去IBM,PC Sever替代小型机;去Oracle,用MySQL替代;去EMC,用中低端存储”。第二年,进一步提出用MySQL+自研数据库替代Oracle,并不再使用高端存储。
当时阿里云也承受了巨大的质疑。但到2012年底,淘宝系去IOE完成。2013年5月17日,阿里集团最后一台IBM小型机在支付宝下线。而EMC存储设备在2013年中全部下线。阿里“去IOE”取得了里程碑式的成功。
之后,甲骨文(Oracle)云服务在中国市场份额直接排到10名开外,2019年裁撤中国区研发中心黯然离场。
目前,超过10万企业用户选择阿里云数据库,超过40万个数据库实例迁移到阿里云上,包含政务、零售、金融、电信、制造、物流等多个领域的龙头企业。
对于美国来说,这种“去IOE”是难以容忍的,因为一旦去IOE,美国就少了控制别国经济金融命脉的一个工具。
从最近的俄乌战争,我们也能发现美国也同样采取断供芯片等方式制裁俄罗斯。此外,甲骨文、IBM、英特尔、谷歌、苹果、微软、Facebook、亚马逊、戴尔等20多家美国科技公司也相继宣布对俄罗斯进行制裁。
没有实现去IOE化的俄罗斯,在美国的步步紧逼下难以支撑。
而与俄罗斯相比,中国现在去IOE的技术已经从商业领域延伸到金融领域,所以他们必须先用金融和法律手段打垮中国去IOE化的龙头阿里巴巴,从而实现遏制中国的长远目的。
这正是此次起诉马云的直接原因。

美国的打压将是一个长期过程

从实体名单到预摘牌名单再到集体诉讼,这一些都告诉我们美国对中国企业的打压是个长期性、系统性的过程。
尤其是像阿里这样掌握核心科技能力的公司。阿里每年的技术研发投入都超千亿,是国内研发投入最高的公司之一。
阿里虽然在美国上市,但它是一个地地道道的中国民族企业。它打败ebay,实现商业自主;杜绝外资渗透中国金融,实现金融自主;谋求自立自强,实现技术自主。
像阿里这样的公司还有很多,它们越强大就有可能遭受打压,这是不可避免的。
但其他企业也不能心存侥幸,覆巢之下安有完卵,逃避并不是解决问题的最佳途径。
对于企业来说,抵御打击的最好办法还是变强。企业要强化核心优势,保持科技创新,寻求自立自强。过度的依赖只能在面对风险时不堪一击。
我们也看到,这几年即使在美国的围追堵截下,一些企业仍然表现出强大的生命力。
虽然美国股市是世界上规模最大、市场化程度最高的资本市场。但我们也看到,越来越多的优秀企业回港、回A上市。
考虑到国际博弈的复杂性和策略性,企业也不必盲目悲观,要时刻关注政策的变化。
对于投资者来说,中国企业在美国的打压下股价已经与价值严重背离,所以更应该理性看到股价的变动,合理作出投资行为。
对于中国优秀民族企业和企业家,我们要给予更多的支持和理解。不落井下石,不能自己干亲痛仇快的事,严峻复杂斗争下,不能忍让退缩,支持我们的民族企业,就是支持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