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2021年,有关音乐独家版权的相关讨论算得上是市场的一大关注点。

随着音乐版权垄断的打破,在网易云音乐、QQ音乐里或许可以同时听到周杰伦的歌曲,用户有望缓解在各类音乐平台之间来回切换的烦恼。

据国家版权局披露,1月6日,国家版权局在京约谈主要唱片公司、词曲版权公司和数字音乐平台等,要求数字音乐产业各方协力维护数字音乐版权秩序,构建数字音乐版权良好生态。

其中,引起多方热议的便是独家版权成为重点,国家版权局在约谈中强调,各唱片公司、词曲版权公司、数字音乐平台,除特殊情况外不得签署独家版权协议。

随后人民日报、南方日报等官方媒体也进行相关转载,在微博上引发广大网友评论,不少网友表示,“以后可以在一个音乐APP听所有的歌了,支持!”

事实上,2021年7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就责令腾讯音乐在一个月内解除独家版权,这也被市场解读为国内在线音乐平台的独家版权竞争时代正式宣告结束。

如今,国家版权局约谈各方势力,也能表明官方层面对独家音乐版权的强硬态度。

“去独家”背后:音乐平台众生相

从2021年7月音乐独家版权禁令发布后,独家版权的现象确实得到了一定程度上的缓解。

· 目前,包括QQ音乐、网易云音乐、酷狗音乐等各大音乐平台纷纷取消了歌曲“独家”的标注;

· 2021年8月31日,腾讯音乐对外发布了《关于放弃音乐版权独家授权权利声明》,在公告中表示,多数版权方已按期解除独家版权供应;

· 2021年年9月,小米、OPPO等投资6000万美元入股了音乐平台万声音乐;

· 同年9月,网传有消息称字节将投入10亿元搭建独立音乐播放平台项目“白月光”,在平台版权策略上则是侧重原创歌曲,与原创音乐人、网红达人达成长期合作;

· 2021年11月,网易云音乐也与摩登天空、英皇娱乐、中国唱片集团等达成版权合作。谢霆锋、容祖儿、Twins、新裤子、痛仰、五条人等众多知名艺人、乐队及音乐人歌曲回归。

“反垄断之后,版权价格回归理性,降低了音乐行业准入门槛,给了一些小音乐公司和独立音乐人更大的生存空间。”某独立音乐人在接受相关媒体采访时表示。

不过,尽管反垄断下各家音乐平台已经取消“独家”的字样,但从在线音乐“去独家”的整体进度上来看,仍相对缓慢,各家平台对“去独家”的态度也是不一。其中,很多海外版权方目前仍处于观望状态,继续维持着“独家”状态。

在「音乐先声」一片文章报道提到,“禁令出台3个月后,仍不见众多灰色作品的回归,甚至一些歌曲在曾经的独家供应平台上也不见了踪影。据称,与SM娱乐公司相似,网易云音乐与一些主要唱片公司进行的非独家版权谈判都没有得到积极回应。 ”

国内腾讯音乐、网易云等主要头部厂商对“去独家”的进展也是相对缓慢,多数唱片公司也是与之前音乐平台仍保持着合作关系。

比如说尽管在网易云音乐上已经可以搜到有关周杰伦的相关歌曲,但大多数均为合唱或是现场合唱版,原唱歌曲则是暂无;而腾讯音乐在放出英皇娱乐、中国唱片集团等唱片公司独家合作协议后,当下手中仍掌握着与华谊兄弟、杰威尔、种子音乐等合作版权。

随着音乐平台经历过一轮大洗牌,音乐平台软件的选择逐渐减少,加之当下音乐平台对“去独家”的态度,对于用户来说,使用体验还有待进一步提升。

“独家”与“去独家”背后的底层逻辑

要理解“去独家”,首先就要知道什么“独家版权”。

“独家版权”实际上是各家音乐平台与唱片公司的一种类似于“君子约定”的协议,是从正版化上所延伸出的一种“特殊”协议。

2015年,为了在线音乐领域的市场环境,改善音乐平台“野蛮生长”带来的严重盗版问题,国家版权局发出“史上最严版权令”《关于责令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的通知》,责令各网络音乐服务商停止未经授权传播音乐作品。

音乐版权正版化成为国内在线音乐领域发展的关键词,国家政策层面强制推行正版化,倒逼各家音乐平台无论从主观还是客观层面都必然配合。于是,尽可能多地积累合法音乐版权就显得尤为重要,音乐平台们纷纷选择通过兼并来扩充版权储备。

所以,在版权合法化的背景下,音乐平台与版权拥有者——唱片公司达成一种“合作”,唱片公司仅以独家授权的方式给音乐平台,这种合作对于双方来说算是场“共赢”的生意,唱片公司拿到天价版权费,音乐平台通过独家音乐版权圈用户、圈流量。

“去独家”则是规定音乐平台、唱片公司不得打上“独家”字样,或是双方之间达成这种“君子约定”,唱片公司可以将音乐版权授权给多家音乐平台。但我们要清楚,“去独家”也并不意味着会与其他音乐平台共享音乐版权,不管怎么样这些版权都是音乐平台通过“真金白银”买回来的,不可能直接拱手让人。

(部分“独家版权”分布图 图源网络)

其他音乐平台想要扩展自己的曲库或版权储备,也得征求版权方、音乐人的同意,通过支付音乐版权费用的方式购买音乐版权,但考虑到唱片公司或版权方已经尝过独家版权费用的“甜头”,在版权费用方面可能仍会保持原有价格,或是上调版权费用。

简单点理解,虽然说独家版权垄断时代已经结束,不存在某家音乐平台拥有独家版权的现象,但也并不代表就能在其他音乐平台上收听其他歌曲,如果这些音乐平台不去购买音乐版权,或者跟唱片公司、版权无法达到最终版权合作协议,对于用户而言还是需要切换不同的音乐APP,收听不同的歌曲。到那时,音乐平台若想打破这种独家版权垄断的局面,大概率只能支付足够多的版权能费用来与版权方达成这种合作。

同时,由于音乐版权的最终决定权在唱片公司和音乐人手里,如果音乐平台的版权费用不合预期或是唱片公司、音乐人执意与某家平台签约版权合作协议,那么,实际上也无法达到理想化的“去独家”。

“后版权”时代,音乐平台该如何唱好下半场?

此次,官方约谈众多与在线音乐领域相关平台,意味着音乐独家版权时代的正式结束,国内在线音乐市场将正式走向后版权时代,相关音乐平台长期存在的独家音乐版权的优势正在消失。

后版权时代,对于国内在线音乐市场而言可能迎来大洗牌,各家音乐平台又该如何唱好下半场?

对于腾讯音乐来说,这种担心短期时间内大概率是不会出现的,因为此前版权签订协议也是具有一定期限的。目前,一些头部唱片公司以及音乐人与腾讯音乐的合作还在合约期内,这能保证腾讯音乐能继续拥有优质、火热的音乐版权。

另外,腾讯音乐已经初步形成了从制作到发行的全产业链的数字化音乐生态,这使得其能够调动更广泛的行业资源,来保持这种优势的存在。即便在后版权时代,没有了“独家版权协议”的加持,但是与版权方、唱片公司保持了长时间的合作关系,加之背靠财大气粗的腾讯,腾讯音乐的地位短期内也无法撼动。

相比腾讯音乐,网易云音乐就显得努力很多。音乐版权“去独家”后,网易云想要获取音乐版权就要更加容易一些,但后版权时代下,对于网易云来说,版权费用同样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一方面,网易云必然是会加强对音乐版权的争取,特别是对优质音乐版权的合作,比如周杰伦这些头部音乐人发行的歌曲,扩充当下网易云音乐版权储备;另一方面,网易云作为一个具备社区社交的音乐平台,或许可以保持在云村、以及社区社交方面的建设,增强用户之间的互动和交流体验,可以像腾讯音乐一样形成从制作到发行的全产业链,专注于上线符合年轻人的音乐特性的不同音乐风格。

而对于字节、快手这些“后起之秀”来说,即便是没有“独家版权协议”的压力,但面对的市场竞争压力也并不小。抛开腾讯音乐这座大山不说,首先要面对的就是与网易云音乐的用户流量竞争。

字节、快手就是要能快速的打开市场知名度和用户活跃度,而快手、字节作为以短视频起来的大厂来说,则有异曲同工之处,那便是与自身的短视频APP形成深度生态绑定,通过短视频APP进行引流,增加市场知名度和用户数量。

同时,在音乐版权方面,快手、字节可以利用短视频平台积累的网络达人以及原创作者,签订音乐版权协议,形成自己独特的风格。

能够预见的是,随着后版权时代的到来,在线音乐领域或许会迎来良性竞争,但音乐平台UI产业发展的继续追风逐浪,依然需要在音乐版权上的继续发力并为用户提供优质内容服务和用户体验,这才能找到变量中的恒量。

文|松果财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