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王言

主编 | 苏淮

在近日闹得沸沸扬扬的“油罐车混用”风波中,急于将自己撇干净的食用油龙头金龙鱼(300999.SZ),很快就被打脸了。

7月9日,据澎湃新闻报道,有博主发布视频称,根据行车轨迹,核查涉事车辆曾送过货的食用油企业,发现涉事车辆“6月4日在陕西咸阳咸兴路的金龙鱼工厂卸货”。也是因此,金龙鱼很快登上微博(09898.HK,NASDAQ:WB)热搜。

上述视频博主表示,根据此前新京报记者抓拍到的罐车过秤的电子显示屏显示的车牌号,追踪这辆曝光车牌号的罐车的行车轨迹后发现,6月1日,涉事车辆在中纺粮油(东莞)有限公司装车,6月4日,又在陕西咸阳咸兴路的金龙鱼工厂卸货。

而在一天前,金龙鱼还对外回应称,公司对食用油运输有严格监管,制定了集团管理制度,并严格落实,一直遵守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对食用油运输的相关规定。

对于上述情况,7月10日上午,金龙鱼相关负责人对源媒汇表示,就近期出现的散装食用油运输安全问题的报道,集团内组织了全面自查。自查结果显示:集团下属各企业在散装食用油安全运输中均履行了监管责任,对运输车辆的专用资质、前续装载、油罐清洗、油罐检查等要求均进行了严格落实。

不过,油罐车使用过程中虽有清洗,但是否存在“混装”,即“一车两用”问题,该负责人未予正面回应。

01

坚称过程“完全符合国家标准”

在被曝出“油罐车风波”涉事车辆曾在陕西咸阳咸兴路的金龙鱼工厂卸货之前,金龙鱼还曾对外做出回应。

7月9日,金龙鱼在官网发布声明表示,关注到近期出现散装食用油运输安全问题的报道后,集团内组织了全面自查。

图片

图片来源于金龙鱼官网

金龙鱼方面表示,公司对食品安全有规范及完备的管理体系,对于散装食用油运输有严格监管。公司按照国家有关法律法规对散装食用油运输的相关规定,制定了集团性管理制度,并严格落实。金龙鱼关注到近期出现散装食用油运输安全问题的报道后,集团内组织了全面自查,自查结果显示:集团各企业在散装食用油安全运输中充分履行了监管责任,运输车辆都进行了严格的查验、检验手续。

上述自媒体视频的行车轨迹显示,涉事车辆在今年5月21日从银川宁东镇的国家能源集团宁夏煤业煤制油化工销售分公司物流中心拉上煤制油,5月23日抵达河北华力油脂有限公司(石家庄)卸货。

5月24日下午,这辆车来到涉事的中储粮油脂(天津)有限公司装上食用油。据《新京报》报道,这期间,涉事车辆车身罐体并未被清洗。装载食用油后,该罐车离开中储粮油脂(天津)工厂,来到了陕西汉中勉县新力油脂有限公司卸货。

5月28日,该车再次回到宁夏装载煤油;6月1日,到达广东佛山沙堤机场附近卸油。同日,其从中纺粮油(东莞)有限公司装载食用油,3天后的6月4日,该车辆到达了金龙鱼咸阳食用油工厂卸货。

图片

图片来源于中宏网微博

关于金龙鱼咸阳食用油工厂,查阅地图信息可以看到,咸阳咸兴路上有一家金龙鱼公司,名为“益海嘉里(兴平)食品工业有限公司”。天眼查显示,益海嘉里(兴平)食品工业有限公司成立于2007年11月30日,注册资金3890万美元,公司位于咸阳市兴平食品工业园内,主要建设食用油的榨油、精炼生产线、小包装油生产线、配套建设储油罐、铁路专运线等设施、小麦的面粉生产线等。

从行驶轨迹来看,前述货车在半年时间里,已经在不同的食用油厂家和煤制油厂家之间运输,其中还涉及益海嘉里(武汉)粮油工业有限公司。

7月10日,对于上述媒体发布报道中货车轨迹,指出该车曾在集团旗下武汉、陕西工厂卸货的说法,金龙鱼在对源媒汇的回应中解释称:

1、涉武汉工厂行程为该车注册后第一次运输,即装运时为新车状态;

2、涉陕西工厂行程,装运前,装载工厂按照相关制度要求,核验了其罐身的食用油标识及前载的书面盖章证明件,并进行了清罐、验罐,检验合格后方进行油料装载,施铅封后发运;

3、油品到厂后,收货工厂验证铅封,并进行了国家标准规定的食品安全、质量各指标检测,产品品质检测结果均符合国家有关要求;

4、从装车到卸车,形成了完整闭环,产品指标完全符合国家标准,企业充分履行了监管责任。

02

对油罐车“混用”不置可否

在回应中,金龙鱼提到涉事罐车在到达其陕西工厂后,进行了清罐、验罐,并检验合格后,才进行了油料装载,但并未否认两个行程中的车辆为同一辆车的情况。

据《新京报》报道,我国于2014年开始实施的《GB/T30354-2013食用植物油散装运输规范》(下称“《运输规范》”)中提到,运输散装食用植物油应使用专用车辆,不得使用非食用植物油罐车或容器运输。《运输规范》中还提到,装入油脂之前,应认真检查运输容器是否为专用容器以及容器是否清洁、干燥。

不过,该《运输规范》只是推荐性的国家标准,不是强制性的国家标准,对食用油厂家约束力有限。

江南大学食品学院王兴国教授告诉《新京报》,该《运输规范》虽然为推荐性国家标准,但也具有一定的强制性。“它也是一项国家标准,相关企业在制订企业标准时,要以这个为依据,企业标准可以比这个标准更严格,一般来说不能低于这个标准。”王兴国指出。

就散装植物油运输来说,王兴国认为相关企业应参照《运输规范》执行,使用专用运输车辆,否则食用油在运输过程中就存在被污染的风险。

此外,《新京报》援引一位罐车司机邱健的说法称,如果卸完煤制油不洗罐的话,通常罐内会残留几千克到十几千克不等的煤制油,“洗罐的话一般都要用碱水,洗完再高温蒸罐这样才能洗得相对很干净,如果只是普通的水洗也会有一些残留。”邱健说,多数情况下,残留的煤制油会与食用油相混,“像煤制油中的白油液蜡,本身是无色的,颜色比较透明,也不容易看出来。”

有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源媒汇,目前,为了保证食用油在运输途中不出现污染的情况,企业方往往会采用多重“保险”的手段,“首先会查看油罐车此前几次运输任务,运送的是什么货物,必须确保都是食用油;同时为了完全保证食用油没被污染,在装载食用油前,必须进行清罐、验罐和检验。”

此外,该人士还表示,食用油到达工厂后,厂家必须要验证铅封,并严格按照国家标准规定的食品安全、质量标准进行检测,只有检测结果均符合标准,才能用做原料进行生产。

对于回应中提到自查的具体过程和细节,以确保整体过程不会出现纰漏,源媒汇又向金龙鱼相关负责人确认,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03

业绩下跌,“游不动了”

金龙鱼一直是国内食用油龙头。旗下拥有“金龙鱼”、“欧丽薇兰”、“胡姬花”、“香满园”、“海皇”、“丰苑”、“金味”、“锐龙”、“洁劲100”等知名品牌。

根据浙商证券(601878.SH)发布的报告,2022年,我国食用油零售行业CR3(行业前三占有率)达61%,其中金龙鱼母公司益海嘉里、中粮集团、鲁花集团的市场份额分别为39.0%、15.3%和6.7%。

而因为强大的品牌力和高成长性,金龙鱼与海天(603288.SH)酱油、农夫山泉(09633.HK)、贵州茅台(600519.SH)一起,被投资者称为“中国四大神水”。

但目前,金龙鱼面临严峻的业绩压力。财报显示,2023年,金龙鱼实现营收2515.23亿元(人民币,下同),同比下跌2.32%;净利润28.48亿元,同比下跌5.43%。今年一季度,金龙鱼实现营收572.74亿元,同比下降6.17%;归母净利润8.82元,同比增长3.30%。

而在之前的2021年和2022年,金龙鱼的净利润也均出现较大幅度下滑。作为A股营收规模最大的食品企业,金龙鱼似乎“游不动了”。

对于未来的发展,金龙鱼多次强调其品牌优势。但如若此次卷入油罐车风波这一“黑天鹅”事件,将对金龙鱼品牌带来较大的影响。

金龙鱼由马来西亚首富郭鹤年的侄子郭孔丰打理。郭鹤年祖籍为中国福建福州,在食品行业做了70多年的生意的同时,还进入过房地产等行业,一手打造了众多标志性产品和项目,如香格里拉大酒店、嘉里中心写字楼等。

郭氏家族的商业版图,横跨多个国家和地区。当然,这其中就包括占据中国市场最大份额的粮油品牌——金龙鱼。

今年3月,胡润研究院发布《2024胡润全球富豪榜》,郭鹤年以1150亿元的财富位列榜单122位,继续蝉联马来西亚首富。

2021年,得益于前一年金龙鱼的上市,郭鹤年的财富增长53%至1500亿元,位列全球第75位。相比3年前,他的财富缩水了350亿元。

而作为郭氏家族商业帝国的重要版图,在业绩连年不佳的情况下,金龙鱼的市值也在持续下降。

东方财富(300059.SZ)数据显示,截至今年6月28日,金龙鱼的股东户数为14.05万,而此次油罐车风波导致的股价大跌,也让广大股东惊出一身冷汗。

7月10日开盘后,金龙鱼低开超8%,截至收盘,股价下跌4.41%至26.04元/股,总市值为1411.78亿元。相较于2021年1月7800亿元的最高市值,金龙鱼的总市值已经蒸发约6400亿元。

部分图片引用网络 如有侵权请告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