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芋圆

来源|贝多财经

6月29日,广州银行第五次更新了招股说明书。

作为制造业大省的头部城商行,广州银行的发展一直备受关注。拆解可知,广州银行2023年在盈利能力、内控、资本充足性、资产质量等方面的表现,凸显了该行接下来的发展趋势,也暴露了一些潜在风险。

一、多份报告数据难对应,内控风险频发

广州银行2023年资产规模达到8317亿元,同比增长4.76%。不过,该行2023年额度营业收入约为160亿元,同比下降6.7%,利润更是实现三连降;营业利润28.49亿元,同比下降14.55%;利润总额28亿元,同比下降16.27%;净利润约30亿元,同比下降9.6%。

在上市前一般都是企业最努力提高业绩的三年,但在这最努力的三年中,广州银行的利润却一直处于下滑状态,不得不让人质疑其经营者的管理经营能力,而广州银行的内控系统确实存在着较为一定的隐患。

笔者发现,广州银行此次IPO申请的三份招股说明书中出现薪酬数据不对应的情况。该行2023年3月末的招股说明书显示,该行的高层人均薪酬2021年、2022年分别为119.84万元、113.27万元。

而2023年9月份的招股说明书中,广州银行2021年的高层人均薪酬为123.06万元,2024年6月更新的招股说明书中,该行2022年高层人均薪酬分别为112.39万元,均不同于修改前披露的数据。

换句话说,广州银行的高层薪酬似乎是个谜。特别说明的是,该行的招股说明书经天职国际会计师事务所审计。此外,广州银行董监高也都承诺对报告的真实性、准确性、完整性承担个别和连带的法律责任,不知该行能否对多份报告的数据出入给出合理解释。

特别说明的是,广州银行的数据风险并非首次。2023年,该行曾因数据不真实的问题遭到行政处罚。2023年11月17日在被行政处罚的1330.4万元中,其主要违法违规事实就包括未向监管部门真实反映房地产贷款报表数据;同月被罚的65万元中,主要违法违规事实就包括小微企业贷款数据不真实。

此外,广州银行还曾因为其他内控问题遭到监管机构的行政处罚。据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官网资料,自2021年至今,广州银行共受到行政处罚约4200万元。

遭受处罚的案由包括但不限于:采用不正当手段吸收存款、发放贷款;违规冻结、扣划个人储蓄存款;未全面认定关联自然人;未全面认定关联非自然人;关联交易未按规定备案;未按规定向监管部门报送关联交易情况;向房地产开发企业发放贷款严重违反审慎经营规则;随意调整客户信用评级;员工协助挪用贷款资金等。

截自国家金融监督管理总局官网

但无论是在招股说明书还是银行年报中,广州银行2023年的盈利数据都无疑是惨淡的,对比并不理想的盈利状况,广州银行的薪资结构就显得尤为突出。

2023年度,广州银行的人均工资为23.49万元。按员工级别统计,高层、中层、普通员工的人均薪酬分别为110.79万元、48.70万元、20.23万元。按员工岗位统计,管理类人员、市场营销类人员、运营支持类人员的人均薪酬分别为53.44万元、20.24万元、21.18万元。不同级别和岗位的薪酬差异让人咋舌。

截自广州银行招股说明书

二、积极补充资本,但压力难消

广州银行前身为广州城市合作银行,成立于1996年,是在原广州市46家城市信用合作社的基础上组建的股份制商业银行。

1998 年,广州城市合作银行更名为广州市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2009年9月经原银监会批准更名为广州银行。截至2023年12月31日,广州银行已开业机构184家,已实现珠三角重点区域全覆盖,跨区域经营持续推进。

虽然2023年的盈利数据不尽如人意,但广州银行多年来一直积极补充资本,通过增资扩股、利润留存和发行资本来补充债券以提升资本充足水平。目前,该行尚有雄厚的资本实力可以为其经营撑腰。

自成立以来,广州银行进行了多次增资扩股。招股说明书显示,其分别于2000年、2001年、2005年、2007年、2008年和2017年增发5亿股、6.4亿股、10亿股、23亿股、30亿股以及34.74亿股。截至2023年末,该行注册资本增至218 亿元。

目前,广州银行仍在通过积极推进上市,探索建立长效的资本补充机制,推动公司治理水平的提升。2023年3月3日,广州银行向深交所递交了上市申请,计划募集94.7874亿元,全部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保荐机构是国泰君安,其资本实力有望进一步提升。

除了通过增资扩股尝试提升资本实力,广州银行也在债券发行方面颇为积极。2022年,该行就受益于二级资本债券的发行和利润留存,使其资本充足率保持在了较好的水平。2023年,广州银行再次发行绿色金融债券,发行规模为40亿元。

发行债券虽然能够推动资本充足率上升,但利润留存毕竟有限。招股说明书显示,广州银行2023年的杠杆率仅为5.91%,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资本充足率分别为9.21%、10.13%、13.96%,均低于2023第四季度的行业平均水平6.79%、10.54%、12.12%、15.06%。仍面临一定的核心资本补充压力。

截自广州银行招股说明书

此外,广州银行频繁发放大规模债券使其在资金来源方面对市场融入资金的依赖程度较高,虽然在一定程度上补充了资本,但由于广州银行在存款稳定性方面的表现不佳,双管齐下使其面对的流动性风险极大增加。

2023年报显示,广州银行2023年吸收存款4389.72亿元,同比减少58.17亿元,降幅1.31%。其中,个人和公司活期存款占存款总额28.25%。

截自广州银行2023年报

三、房地产“踩雷”,资产质量承压

资产质量方面,广州银行2023年的不良贷款率为2.05%,虽然高于同业平均水平1.59%,但相较2022年的不良率下降0.11个百分点,对此,广州银行称主要因为自身积极通过转让、核销、重组等方式处置不良贷款,促进资产质量整体稳定。

虽然不良贷款整体稳定,但其中的风险因子也不容忽视。

在贷款的行业集中度方面,出去贴现和个人贷款,广州银行贷款投放的前五大行业分别为租赁和商务服务业,房地产业,制造业,建筑业,批发和零售业,而房地产业和建筑业占比合计10.25%。目前该行房地产业不良率高于全行平均水平,同时,其非标投资中也有部分投向房地产行业。

截自广州银行2023年报

招股说明书显示,广州银行已“踩雷”了多个知名房地产及零售家电企业,包括江苏雨润肉类产业集团、三胞集团、苏宁电器、恒大地产、广州市黄埔房地产开发总公司、广州粤泰集团等。

贷款质量的下滑,无疑加大了广州银行的拨备计提压力,并且房地产业、建筑业以及批发和零售业的不良率比例均处于较高水平,难免会牵动广州银行不良贷款水平的上升。招股说明书显示,广州银行2023年的次级类贷款迁徙率为36.5%,可疑类贷款迁徙率为29.09%。

截自广州银行招股说明书

从贷款担保方式看,广州银行以信用贷款和抵质押贷款为主。2023年报显示,其信用贷款占贷款总额41.88%,同比上涨2.02%,而抵押贷款占比20.88%,该行抵押贷款的抵质押物主要为住宅、商业地产和土地等。最近几年,房地产相关的不良资产处置存在一定难度,这也加大了广州银行的资产质量管理难度。

截自广州银行2023年报

此外,广州银行的信用卡贷款占比较高。年报显示,该行2023年的信用卡贷款占贷款总额19%,与诸多不良风险上涨形成对比的是广州银行2023年的拨备覆盖率仅为160.08%,远低于205.14%的行业平均水平。

截自广州银行2023年报

另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资料,广州银行尚有2768.1561万元股权处于出质状态。

截自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

在流动人口颇多的珠三角区域,进行存贷款业务对银行来说本来就需要更为优秀的管理和经营能力,而广州地区的产业结构更有利于中间业务的发展,银行中间业务的拓展也必将是未来的大势所趋,这对银行本身经营结构的改革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面对诸多挑战,广州银行想要完成自己的使命就显得更加任重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