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雪松/文

曾因报道三鹿奶粉事件而知名的记者简光洲近日多次发声,质疑《电动自行车安全技术规范》(以下简称新国标)。简光洲认为,新国标实施5年来,不仅未对消费者起到保护作用,反而因为其中一些标准缺乏科学性和脱离民生,从而引发电动自动车爆燃事故大幅度上升,加大了数亿人的出行风险。

2008年9月11号,《东方早报》记者简光洲,以一篇《甘肃十四名婴儿疑喝三鹿奶粉致肾病》,引发中国乳制品行业地震。三鹿奶粉事件导致30万儿童患上肾病,简光洲的报道导致三鹿奶粉公司破产,该公司董事长田文华被判无期徒刑,数十名高官因此免职,食品安全法提前出台。随后,国家出台相关法案,对奶粉行业的安全标准进行了严格规范,三聚氰胺彻底退出了中国奶行业的历史舞台。

简光洲之所以关注到电动自行车引发的火灾事故,是三年前发生在杭州一场悲剧。2021年7月18日,浙江省杭州市父女骑电动车在玉皇山路行驶的过程中,电动车突然起火爆燃,该事故造成3人受伤,后被烧伤7岁小女孩琪琪离世。杭州市消防救援支队调查组通过调查取证,初步判断“7•18”电动车起火原因与其锂电池故障有关。

2024年2月23日南京电动自行车引发火灾,造成15人遇难44人受伤的严重安全事故。简光洲说,“南京223事故发生后,我注意到从中央到地方开始对于电动自行车的安全问题开始警觉起来,我所在小区的楼道里也贴了多张宣传海报,主要是禁止居民把电池带进家里或楼道充电。”

“如果说此前杭州的火灾还是个案,联想到南京事故,我认为这不是个案问题了,然后再上网查看相关的资料,不查不知道,一查吓一跳”。

2018年5月17日,《电动自行车安全技术规范》强制性国家标准发布,并且于2019年4月15日正式实施。新国标实施的目的在于“规范行业发展,保障人民群众安全”。但实际效果差强人意。据国家消防救援局统计,2023年全国共接报电动自行车火灾2.1万起,相比2022年上升17.4%。其中,80%的电动自行车火灾发生在充电时由锂电池燃爆引起;2022年全国共接报电动自行车火灾1.8万起,比2021年上升23.4%。

一起起血淋淋的惨剧,可谓触目惊心!为什么强制推行了旨在“保障人民群体安全”新国标,反而电动自动车爆燃引发的火灾事故率会飙升?

“从今年的南京电动车火灾及此前发生的一系列电动自行车爆燃火灾事件看,当初制定新国标的目的完全没有实现,甚至可以毫不客气地说,反而起到了反作用。”笔者在与简光洲交流时,他气愤地说。

在研究电动自行车新国标后,简光洲发现这份新国标存在脱离民生实际,有严重的形式主义倾向,甚至可以说是一份非常荒唐的标准。他认为目前电动自行车新国标存在的问题主要有两点:

第一个问题是忽视民众需求,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不从根子上去反思和解决问题。

目前,电动自动车可以说已经成为上千万快递小哥、外卖小哥的生产、谋生的工具。这一庞大的群体对于车辆的续航时间和速度要求较高,外卖小哥一天至少要跑50甚至100公里,如果按照目前的标准如整车限重55公斤,那么继航时间就达不到他们的要求。

目前空车质量一般为38到46公斤,如按50公里续航里程计算,主流铅电池质量最低也需要25公斤,进一步提升能量密度,就会影响电池质量和寿命。按38加25公斤计,一般车辆重量也要63公斤。因此,目前市面上出行的大量电动自行车都超过55公斤重量,自然也就成为违规的“非标车”,这导致至少数千万人是在违规出行。

那么改用质量相对较轻的锂电池不就解决了上述的超重问题了吗?答案显然并非如此简单。一台正规优质的锂电池,比铅电池的高出大约800到1000元的价格,对于普通的老百姓来说,还是一笔不小的费用。质量更高的锂电池电动车缺少性价比,私自改装或使用不合格锂里池成为一个普遍现象。

有人会问,那么对于这种违法行为加强监管不就行了吗?事实来看,对于每天跑在路上数千万甚至以亿计的电动自动车进行定期的检查或抽查,交管部门哪有如此多的人力物力?所以加强监管容易变成一句空话。

从目前各地出台一些监管措施看,主要是宣传和规定不准把电池带进楼道或房间充电,这在一定程序上可以减少火灾导致的次生事故,但还是很难防止因为锂电池质量问题引起的爆燃。重要的是,因为就算是正规合格的锂电池,也存在一定的安全风险。一是电池本身含有活泼锂材料,二是电解液为有机电解液,这些化学特性决定,无论是出于静置、运动,或者充电状态,都可能发生电池热失控,而一旦发生热失控,只用短短数秒,就会发生剧烈爆燃。

更大的风险在于:目前锂电池电动车市场保有量约为4000万辆,锂电池经过这两年的服役,稳定性已经开始下降了,也就是说,这些电动自行车的风险隐患非常大。只要这些车还在路上跑,还在小区充电,未来一段时间,电动车起火的事故,恐怕仍然会呈现高发态势,这如同一颗颗埋在老百姓身边的定时炸弹。他认为,适当放宽新国标中“55公斤限重”,一是可大大降低数亿老百姓的出行成本,二是可以快速解决目前因为限重导致锂电池电动自行车引发的大量火灾事故。

第二个问题是思想僵化,面对新的行业、产业,没有深入调研,制定出科学的管理办法与标题。

新国标规定,电动自行车出厂必须安装脚蹬,既然是自行车,那你必须有脚蹬。然而,在小区里或路面上,几乎很少看到电动自行车是有脚蹬的。原因是,脚蹬在电动车使用过程中几乎使用不到,反而因为这个鸡肋的设置,在行驶过程中存在安全隐患。所以几乎大部分的电动自行车主在买车上牌后,立刻就拆卸掉了脚蹬。

有人提出,“让电动自行车回归自行车属性”,也就是电动自行车轻量化。某种意义上,整车限重是“电动自行车轻量化“的产物,这充分暴露出懒惰的、不愿创新的管理思维。中国的电动自行业目前市场保有量大约在4亿辆,完全是一个新的广泛使用的出行交通工具,它和自行车距离有点远了,是偏向于机动车,但显然它又不是机动车。限入如此尴尬局面的还在农村广泛使用的电动三轮及微型四轮车。面对一个新型的交通工具及其背后有巨大的产业链,难道不应该深入调研,调整或创新管理思维,制定出新的标准与管理办法?

再举个例子,新国标出于安全考虑,规定车身高度限制在1100mm以下,按照这个高度限制,电动自行车就不能安装后视镜。不用脑子想也知道,不装后视镜的电动车会更安全吗?“我相信制定行业标准的初心是好的,但这些标准有没有对消费者进行过调研?”

“毫不夸张地说,2019年开始实施的这一版电动自行车新国标,就是个杀人的新国标,整车限重55公斤的限定必须尽快废除,让安全可靠的铅蓄电池回归到电动自行车的主流。”简光洲表示,“只有这样,老百姓骑着的电动自行车才是一个便利出行的交通工具,而不是一颗随时都有可能引燃的炸弹。”

在大幅增加每年数万起的电动自行车火灾事故的血淋淋的事实面前,4月7日,国家工信部官网公开征集对《电动自行车安全技术规范》强制性国家标准修订计划项目的意见。简光洲说:“我希望有关部门能从此前的教训中吸取经验,只有俯下身来倾听民意,走出办公室到市场上深入调研,才能制真正地定出科学可行的标准,保证数亿人的出行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