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皮年份造假?

交个朋友直播间已回应

今年“3·15”结束后,罗永浩曾在交个朋友直播间有些庆幸地表示:“像我们今年没出事,也不敢说永远不出事”。

没想到一语成谶,一个月后交个朋友还真摊上了事。

日前有媒体报道称,交个朋友直播间此前售卖的“正宗10年陈 新会老陈皮”涉嫌年份造假,且产地也不是江门新会。

据悉,有记者在抖店随机购买了三个直播间出售的新会陈皮,包括交个朋友直播间的“正宗10年新会老陈皮”,售价149元/250克;中国邮政安徽省太和县分公司直播间的“15年新会老陈皮”,售价88元/250克;还有小茶爷爷直播间10年左右的新会陈皮,售价198元/250克。

收到货后,记者将样品送往了江门市当地的“国内唯一陈皮专业检测机构”。最终的检测报告显示,交个朋友直播间卖的“10年新会陈皮”年份鉴定为2019年左右,且产地鉴定结果显示并非新会出产。

另外两个直播间的陈皮,年份鉴定也都在2020年左右,与宣传的年份不符。

而网络流传的直播片段显示,罗永浩曾在直播间介绍这款陈皮时表示:“这个肯定是真的,如果这个造假的话,罚款是罚的,就你的贫穷限制了想象力,你没法想象会罚多少啊,会罚得鼻青脸肿的啊”。

该报道一出,#罗永浩交个朋友直播间陈皮被爆年份造假#的话题很快就冲上了微博热搜,引发上千条讨论。

注意到此事后,交个朋友直播间立即于4月18日晚进行了回应,表示对此极为重视,已迅速组建内部调查组展开调查。后续会妥善处理此次事件,并及时向公众更新任何进展。

4月19日一早,交个朋友直播间就公布了初步调查结果。

▲向上滑动查看

图源:交个朋友直播间官微

据其表示,媒体报道中所涉及的陈皮品牌为“佰儒”,是知名的茶叶品牌,去年全渠道销售额1.5亿元。同时其供应商的各类资质也都齐全,包括由官方授权使用的“新会陈皮”地理标志等。此外,供应商从新会当地农户采购陈皮的合同,也显示交易时间为2013年,确实超过了10年。

在交个朋友看来,上播前选品部门已经对该产品的授权资质、采购链路及质检报告等信息按公司流程进行过审查,显示该商品的授权资质和采购链路都是完整的,应该不会存在年份造假的情况。

交个朋友直播间方面称,“这件事确实非常蹊跷”。因为最初报道此事的广东电视台旗下的多个网络媒体,相关报道已经全部删帖,交个朋友将跟相关媒体沟通了解情况。

最后其还表示:“这一次我们也会按照公司的价值观和传统,用最快的时间查明真相,并给我们的消费者和公众一个令人信服的交待”“但彻底调查清楚此事,估计需要一周左右的时间”。

罗永浩建立起的售后口碑

已成为交个朋友的护城河

一直以来,罗永浩和交个朋友直播间的“售假”问题都得到了很高的关注度。

这一方面是因为交个朋友作为头部直播间,影响力大;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以往遇到类似问题时,交个朋友处理问题的方式得到了广泛认可,甚至还有些消费者“希望”在交个朋友买到假货,认为这等同于买到了一款收益很高的“理财产品”。

而让罗永浩和交个朋友直播间“一战成名”的,正是2020年的“花点时间”和“皮尔卡丹”事件。

先是在这一年“5·20”前夕,罗永浩在直播间上架销售了鲜花电商品牌“花点时间”的玫瑰花,宣传用户下单后,玫瑰花会在指定时间送达,给伴侣一个惊喜。

但从5月19日开始,有消费者陆续在各大社交平台反馈称,收到的鲜花很多已枯萎或腐烂,品控堪忧,且有些还未在约定时间送达。

而罗永浩关注到消费者的反馈后,在5月20日发了近30条微博,一边向消费者表达歉意,一边向品牌方讨要说法。

当天晚些时候,罗永浩发长文公布了解决方案。他表示,直播间的商务和法务部门已经按照事先双方签署的协议精神,要求“花点时间”将购买该产品的全部款项原数退还给消费者。而为了表达歉意,罗永浩团队交个朋友直播间还将原价额外补偿一份现金给所有下单用户。

紧接着,“花点时间”的CEO也通过官方微博致歉,表示除花点时间100%退款以及罗永浩团队对用户进行的补偿外,还会对所有下单用户进行同等现金赔偿或等值鲜花。

至此,当时在罗永浩直播间买了鲜花的消费者,都获得了包括退款在内的三倍赔付,而罗永浩也开创了直播电商“先行垫付+三倍赔付”的先河。

有了这次的经验以后,罗永浩和交个朋友再遇到类似的问题,一经证实就会积极主动地先行赔付。

比如这一年11月底,交个朋友直播间销售了“皮尔卡丹”品牌的羊毛衫,但有消费者反映收货后怀疑不是纯羊毛制品。于是交个朋友召回部分样品送检,结果该产品真的不是羊毛制品。

随后交个朋友立即发布声明,承认带货的“皮尔卡丹”品牌羊毛衫是假货。

官方声明显示,在合作前交个朋友已经跟供应商签署了完备的法律协议及合同,并检查了品牌授权书、经销授权书、正品检验报告等,如果出现假冒伪劣产品,供应商需要承担高额赔偿。

▲向上滑动查看

图源:交个朋友直播间官微

而问题是出在供应商的供货方涉嫌伪造文书、伪造假冒伪劣商品、蓄意欺诈等,交个朋友和供应商已经报案。

至于赔偿问题,由于维权官司的执行周期通常较长,交个朋友在跟供货方索赔的同时,也联系了所有购买该产品的消费者,代为进行三倍赔付。以两万多名消费者、每件羊毛衫79.9元计算,交个朋友至少为此垫付了480万元。

有了这两个案例,交个朋友的赔付标准长期位于直播行业的头部梯队。这也是为什么在这次陈皮事件中,交个朋友特别强调了“交个朋友直播间对待此类纠纷一直有着不回避、不欺骗、及时为消费者解决问题的良好记录”,让消费者放心。

显然,对于交个朋友而言,其过去面对售后问题的处理方式和态度给消费者们留下了不错的印象,也成为了交个朋友的一大竞争优势

不过和前几次“实锤”的“翻车”相比,这一次的陈皮事件确实是疑点重重。从流程上来看,交个朋友的选品似乎没什么问题,但也不排除品牌方资质、质检报告等造假的可能。

与此同时,报道这一事件的媒体仅采用了一家检测机构的报告结果,是否足够权威也有待商榷。

在这件事上,交个朋友想要查明真相,估计还需要不少的时间。

直播电商主体多、链条长

“首问负责制”意义重大

今年4月初,有关部门在《消费者权益保护法实施条例》的吹风会上,详细介绍了新规的情况。

在涉及消费维权问题时,《条例》明确规定了经营者是消费维权的第一责任人。要求经营者落实首问负责,“谁销售谁负责”“谁服务谁负责”,消费者有权直接找销售者、服务商。

与此同时,也鼓励直接面向消费者的主体先行赔付,比如商场、平台、景区等在入驻商家拒不履责时,可以先向消费者垫付。

而在直播电商领域,“首问负责制”更是意义重大。就像交个朋友过去的几次先行赔付,背后有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直播电商主体多、链条长,消费者很难精准找到责任人。

虽然交个朋友只是销售方,但“由于购物的消费者是基于对我们的信任才下单”,直播间的责任很大程度上是绕不开的。

尤其是在7月1日《条例》正式施行后,主播和直播间的责任将进一步明确。至于“先行赔付”,目前来看还只是个“可选项”——虽然鼓励,但并没有明文规定。

不过由此也已经迈出了重要的一步,至少将“首问负责”落实以后,才会有更多直播间加入到先行赔付的行列当中。

作者 | 李松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