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那金刚钻,还揽这瓷器活?

1

芯片“梦碎”

又一家芯片企业倒下了。

几天前,半导体领域自媒体IC集友圈援引内部员工爆料称,TCL控股的全资芯片子公司摩星半导体宣布解散。从网上公布的聊天截图来看,场景甚至有点“魔幻”——

摩星半导体老板突然将员工叫到前台,宣布就地解散。

内部员工聊天截图显示,摩星半导体此次解散波及到的裁员人数有近百人。据了解,整个公司包括软件、IC、行政在内的部门全部解散,赔偿方案为N+1。当天,社交平台上已经有人晒出了打包现场的照片。

工商资料显示,摩星半导体(广东)有限公司(“摩星半导体”)成立于2021年3月25日,总部在广州,注册资金1.8亿元,实缴资金1.3亿元。主营业务为半导体集成电路芯片的设计、开发、制作、销售等。

从股权结构来看,摩星半导体的控股股东是TCL微芯,而TCL微芯的实控人,正是TCL科技。

摩星半导体曾被TCL寄以厚望。一个背景是,我国IC芯片产业长期面临被“卡脖子”的尴尬局面。IC Insights统计显示,2021年我国集成电路市场规模为1865亿美元,而国内的IC芯片产量仅占16.7%。

看到这个局面,作为头部家电厂商,TCL兴致勃勃地想来分一杯羹。

2020年7月,TCL科技收购中环集团100%股权,正式打入半导体大硅片领域,切入上游供应链。紧接着2021年3月,TCL微芯投资成立摩星半导体,算是进入了芯片设计行业。同年5月,TCL微芯向TCL中环子公司天津环鑫半导体增资5.67亿元,成为环鑫大股东,加码芯片研发与制造业务。

短短几年间,TCL就构筑起一个涵盖上游原料、芯片设计、生产制造和下游应用的半导体产业闭环,号称要实现“产业链自主”。

如今来看,理想很丰满,现实却有点骨感。

2

扛不住了

很多人可能感到好奇,雄心勃勃且布局完善的TCL,为何却突然解散摩星半导体?

答案其实不难寻找。从外部看,行业形势已然生变。

在摩星半导体之前,不少企业的自研芯片团队已经倒下。OPPO解散了哲库科技,魅族解散了AR芯片研发团队。拿哲库来说,这意味着3000名员工一夜失业,OPPO历时四年投入无数的自研芯片自此梦碎。

这不是个例。在天眼查搜索关键词,成立时间在1-5年内、目前企业状态为注销的半导体企业,数量超过18000个。

“自研芯片”听起来很热血,但远没有这么简单。芯片是个长周期的行业,从启动立项、研发到批量变现需要长时间、高投入与精技术,而且这玩意在研发过程中,充满了不确定性。

纵观苹果、三星、华为这些成熟玩家,都是经历了好几个半导体周期才熬下来的。华为海思熬了十年,三星更是熬了几十年。总结下就是,要搞自研芯片,一得有钱,二得有足够的时间,能熬到下一个春天。

再从内部看,TCL明显有点熬不动了。

根据行业观察者“Max想象力”的梳理,摩星半导体成立尚不足三年,但TCL科技对摩星母公司TCL微芯累计投入资金已将近4亿元,截至今年6月底,TCL科技按照权益法确认的投资损益为-1.12亿元。

再加上此前消费电子市场低迷,又赶上资本寒冬,TCL科技自己也在承压。2022年财报显示,受主要显示产品价格下滑影响,半导体显示业务实现营业收入 657.2 亿元,同比下降 25.5%,全年亏损。此外,目前TCL科技还有多个在建工程项目,合计预算超过千亿,进一步加重资金链负担。

另一方面,投入这么多,人力成本居高不下,摩星半导体的产品却没有太大突破。

信息显示,从成立到现在两年多的时间,摩星半导体从未公布过具体芯片的研发进展或是成果,从公开信息可知,公司仅有3项软件著作权。

OPPO旗下的哲库搞了三年,至少还成功研发出了MariSilicon X影像NPU芯片、MariSilicon Y蓝牙音频SoC芯片,相比之下,摩星半导体确实有点拉胯。

这种长期无回报的投入,显然不符合TCL当下的处境。摩星半导体的解散,自然也不难理解。

3

“资本大师”的忧伤

往更深处看,摩星半导体的结局也可以从TCL找到原因。

讲TCL得从他们老板开始。1957年出生在广东惠州东江边的李东生,在国家恢复高考的大潮下,点灯熬油复习考上了华南工学院,从此改变命运。

28岁那年,李东生被任命为TCL通讯设备公司总经理。到2002 年,TCL仅用了不到10年时间,就占据国产彩电品牌市场份额第一名,成为名副其实的“彩电大王”。

李东生由此声名鹊起,成为著名的实业家。但时至今日,李东生已经变成了“资本大师”。

根据野马财经的梳理,TCL控股和TCL科技两大平台曾控股5家上市公司、1家新三板公司。此外,还参股了6家上市公司。加上TCL科技本身,李东生共进军12家上市公司和1家新三板公司,涵盖半导体、光伏、银行、地产、通信等领域。

纵横资本市场数十年,李东生的财技早已炉火纯青。一个经典的例子是2018年TCL的“瘦身计划”,彼时TCL集团公布了一个资产重组方案,对上市主体的业务架构进行大简化。这些被简化出去的资产在2017年做到了612亿营收,但TCL集团打包出去的价格是——

47.6亿元。

而交易对象正是TCL控股,李东生赫然在大股东之列。消息一出,市场哗然,“贱卖资产”“左手倒右手”的声音铺天盖地而来,搞得深交所连忙发函。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做到了612亿营收的业务,2017年居然亏了17.57亿元。而在剥离重组后,该资产包迅速扭亏为盈,净利润达到近3亿元,这一转变仅仅用了23天。

这就是现实版的“乾坤大挪移”!此外,2018年到2020年,TCL科技市值飞升的过程中,李东生数次通过精准增减持套现,可谓是把资本市场玩透了。

当“彩电大王”变成了“资本运作大师”,很多事情也开始发生变化。

就拿自研芯片这件事来说,TCL追求的更多是大而全的“挥金占坑”,但在核心技术实力上,始终缺少沉淀。

求快的TCL,遇上长周期的芯片行业,叠加行业不景气的大背景,结局可以说早已注定。以搞资本的心态去做实业,只能收获巴菲特说的那种结果——

当潮水退去,你才知道谁在裸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