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来越多的消息显示,跨境电商巨头Shein赴美上市的脚步愈来愈近。海外多家媒体报道称,Shein预计2024年在美国上市,目前正在紧密筹备阶段,也有消息称公司已经邀请投资人参与路演,且已秘密完成交表。但这一说法遭到SHEIN否认。

不过,媒体消息称,Shein为其上市估值制定了雄心勃勃的目标“800-900亿美元(约合5800亿元-6500亿元人民币)。不过,考虑到最近美股动荡的市场环境,Shein的具体上市时间仍不确定,但基本上是在2024年。

值得注意的是,Shein的IPO估值是否能实现,仍取决于诸多因素。在过去一年里,Shein的估值出现较大波动。2022年4月,Shein的估值一度达到1000亿美元。但在那之后,Shein估值出现下跌。在今年早些时候的新一轮20亿美元融资中,Shein的投后估值约为660亿美元,比去年低了1/3。

上半年利润创历史记录

Shein的崛起就像它的创始人一样,神秘又低调。Shein创始人许仰天1984年出生,现年只有39岁,他毕业于青岛科技大学国际贸易专业。2008年,许仰天在南京创业,通过跨境电商平台卖婚纱。他从中收获了第一桶金。2012年,许仰天放弃跨境婚纱生意,收购了SHEINside网站,转向跨境时尚服饰市场。这就是如今Shein的最早雏形。

但是,许仰天早年的成功故事,有几个不同的版本。据媒体报道,其中一个版本是,许仰天和两位合作伙伴创立了一家电子商务公司,但突然有一天,许仰天甩开合伙人出走,并带走了公司的PayPal 账户。

这家公司叫南京点唯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成立于2008年,企查查显示,其股东分别是许仰天、李鹏和王小虎,三个人的股权比例分别为45%、10%和45%。王小虎担任该公司的执行董事兼总经理,许仰天为公司监事。不过,这家公司已经注销。

根据《连线》杂志对李鹏的采访,他们三人租了一间小办公室,开始销售茶壶、手机等产品,后来转向时尚服装。这期间,利用许仰天的SEO技能,他们开始尝试后来成为Shein大获成功的商业模式:根据直接用户的需求向小型供应商下达小批量订单,走薄利多销路线。王小虎在接受另一家媒体采访时,印证了李鹏的说法。

不过,Shein否认了上述故事,许仰天甚至一度要对上述指责发起起诉。Shein的发言人在接受英国卫报采访时表示,李鹏曾在2008年-2009年为南京点唯工作,但他和王小虎都不是SheInside的合伙人。但Shein没有解释,为何三人会共同担任南京点唯的股东。

不管如何,Shein发展迅速。2014年,创办SheInside两年后,许仰天在脸书发文称:“公司发展迅速,已经拥有50多名员工!”2015年,SheInside更名为Shein,总部也迁到广州。

2013年,Shein获得首轮融资,2015年后的几年里,它陆续获得老虎资本、IDG、红杉资本的追加投资。2018年,Shein的估值为25亿美元;2019年,其估值翻倍至50亿美元以上。直到2022年,Shein的估值飙升至1000亿美元,超过了国外两大时尚巨头HM和Zara的估值总和。

Shein的生产大部分在中国进行,但所有销售均位于中国境外。根据公开报道,2016年-2021年,Shein的营收分别为6亿美元、16亿美元、20亿美元、32亿美元、100亿美元和160亿美元。

2022 年,Shein的营收达到227亿美元,利润超过7亿美元(约合51亿元人民币)。而据媒体报道,2021年,Shein的利润是11亿美元。

2023年1-9月,Shein的收入较上年同期飙升逾40%,达到240亿美元。而7月份,Shein告诉投资者,2023年上半年公司实现了有史以来最高利润记录。Shein预计,到2025年公司营收将达到585亿美元,这一预测高于此前的目标。

创始人身家超千亿

Shein的成功也让许仰天成为中国最年轻的千亿富豪之一。根据彭博亿万富翁指数,他的身家至少为235亿美元(约合1700亿元人民币),彭博亿万富翁指数估计,许仰天大概持有Shein1/3的股份。

企查查显示,Shein此前在国内的主体南京领添信息技术有限公司(2021年3月已经注销)股权结构显示,南京领添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是Shein的最大股东,持有72,35%的股份,而该合伙企业的股东除了许仰天外,还有他一起创业的3名志同道合的伙伴:苗苗、顾晓庆和任晓庆,四人分别持有南京领添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股份的57.13%、14.29%、14.29%、14.29%。

许仰天通过南京领添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等多个主体间接持有Shein 45.87%股权,苗苗、顾晓庆和任晓庆则分别持有南京领添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大约10%的股份。

如果按照Shein 660亿美元的估值计算(不考虑今年最新一轮融资的稀释),则许仰天持有Shein股份的估值高达300亿美元(折合约2170亿元人民币);另外三名高管持有股份估值约66亿美元(折合约480亿元人民币)。

当然,早期的风投也赚得盆满钵满。例如,老虎环球2018年投入7200万美元,获得Shein 2.7%的股份。截至目前,这一投资账面价值已经超过13亿美元,回报达20多倍。

创始人为上市移民新加坡

值得注意的是,为了避开上市流程中严格的监管,Shein 过去两年一直在淡化中国电商公司的角色,而将自己塑造成一家独立于中国的国际公司。

据CNBC报道,在红杉资本的支持下,Shein较早就开始将自己定位为一家全球性公司,而不是一家中国公司。为了赴美上市,Shein甚至不惜在2022年初将总部从南京迁至新加坡,并在新加坡大局扩招国际化高管,包括软银前CEO马塞洛·克劳尔(Marcelo Claure)、淡马锡资深人士林伦纳德(Leonard Lin)和迪士尼资深高管亚当·温斯顿(Adam Whinston)都加入了Shein。

有海外媒体报道称,Shein创始人许仰天也已经成为新加坡永久居民,这可能是他成为新加坡公民身份的一步。对此,外界认为是许仰天希望通过改变身份,打消美国监管对Shein来自中国的诸多担心。

公开信息显示,过去两年,许仰天一直在努力切断他与国内的商业上的联系。2020年底,他辞去了Shein部分国内实体的管理及法律职务,例如,广州希音国际进出口有限公司、北京希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南京希音电子商务有限公司等5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许仰天还辞去了广州希音的董事长兼总经理职务,由顾晓庆接任,后者也接替他担任该公司法定代表人。南京希音的法定代表人和总经理职务则由苗苗担任。

Shein在国内的主要实体——南京领添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也已于2021年注销。与此同时,Shein 2019年在新加坡注册了Roadget Business Pte,这家公司的主要人员包括许仰天和他的三名伙伴。2021年底之后,Roadget Business已经成为Shein全球网站的运营主体。

此外,Shein在LinkedIn上的公司简介页面显示新加坡是其总部。

讽刺的是,SHEIN对许仰天移民新加坡一事讳莫如深。在面对媒体询问时,SHEIN拒绝回答许仰天是否仍为中国公民,仅表示他确实“居住在新加坡”。

刚刚被提升为SHEIN集团副董事长马塞洛·克劳尔(Marcelo Claure)曾在面对媒体询问,Shein是否为一家中国公司时,竟然回答“不知道”。马塞洛·克劳尔称,“多年来,我一直在投资全球公司,我认为Shein可能是我参与过的最全球化的公司”。

SHEIN在出身于中国这件事遮遮掩掩,根本原因在美国。媒体报道称,Shein希望在美国上市,但在很多方面遭到了美国方面的严格审查。例如,在数据安全方面,SHEIN对美方表态称,美国消费者的数据存储在美国,非常安全。甚至对美国吹毛求疵的供应链风险问题,Shein也表态称,正采取措施将其供应链扩展到中国以外。

此外,Shein还被指控不少供应商违反劳动法、使用童工、工资违规等,第三方报告显示,Shein内部审计师和第三方公司对供应商生产设施进行定期和突击审计发现,2022年,11%的审计发现了“零容忍违规行为”,例如工资违规等,28家供应商被终止合作。

另一个问题是版权争议。过去几年,Shein经常因侵犯版权而被起诉,它被指控窃取一些优秀设计师的设计作品,且未经许可将其用于产品中。今年7月,三名设计师起诉Shein,指控该公司的版权侵权行为极其严重。

以上诸多因素推动Shein加快淡化其中国公司的色彩,这一迂回策略是否明智也引发了很多争议。新经济IPO认为,一家依托于中国宽松的电商环境和完善的服装产业链发展起来的本土电商企业,竟然都不敢理直气壮地宣示自己的中国企业身份,为了海外上市,甚至不惜隐瞒、修改自身创立历史。许仰天移民新加坡当然是商业利益最大化的选择,但他此举主要目的还是为了迎合美国监管需要,这一动机是不纯粹的,这种行为不仅侮辱了美国监管机构的智商,也拉底了国内电商同行的底线。同为中国电商企业,无论是阿里、拼多多还是京东,从未屈从于资本或海外监管要求,隐瞒或改变自身的中国企业身份。SHEIN在商业上的成功,无法掩盖这一选择的愚蠢。试想,一家没有祖国的企业,会有未来吗?这样一家公司即便上市,能够赢得国际投资人尊敬吗?

来源:新经济IPO

作者:IPO君

声明:本文仅作为知识分享,只为传递更多信息!本文不构成任何投资建议,任何人据此做出投资决策,风险自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