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反做空研究中心综合自21世纪经济报道(id:jjbd21)、深蓝财经(id:shenlancaijing)、宋博士说海外(id:PBYellow)、华夏时报(id:chinatimes)、华尔街财金(id:wallstreetf)

许老板,被一位29岁的靓仔,扼住了命运的喉咙?

2022年6月28日上午8时许,中国恒大(HK.03333)发布公告称,Top Shine Global Limited of Intershore Consult(Samoa)Limited(呈请人)于2022年6月24日向香港特别行政区高等法院提出对本公司的清盘呈请,涉及债权金额为约8.625亿港元。

在公告中,中国恒大称将极力反对该呈请。此外,中国恒大也预期这一呈请将不会影响公司的重组计划或时间表。同时,公司一直在积极与债权人沟通,推进境外债务重组工作,预期将于七月底前公布境外债务重组初步方案。

值得注意的,在公告中,针对中国恒大发起清盘呈请的呈请人“连浩民”浮出水面。

此前一天,6月27日,根据香港高等法院网站披露的信息显示,Top Shine Global Limited of Intershore Consult(Samoa) Limited的公司呈请将中国恒大清盘,案件编号为HCCW 220/2022,此呈请案将于2022年8月31日9时30分进行聆讯。

根据公开资料,连浩民为大圣证券有限公司创始人,HKE HOLDING Limited(01726.HK)执行董事。其执掌的佳盛环球有限公司曾为中国恒大“房车宝”的战略投资者之一。而此次中国恒大遭清盘申请,被认为因“房车宝”未在约定时间内上市、投资者要求中国恒大赎回而不得所致。

房车宝惹的祸

俗话说,冤有头,债有主。

这下债主找上门,躲也躲不掉了。

其实深蓝财经2022年1月23日就发过一篇关于恒大房车宝的文章,当时就提过一次醒,房车宝对赌上市的战投期限将至。

此次恒大被清盘呈请的债主,正和房车宝有关。

留意下恒大的公告表述,会发现,恒大用了一个词“涉及财务义务金额8.625亿港元”。

连浩民之所以到法院申请清盘恒大,既非美元债也非境内债、票据或理财等,而上一次连浩民出现在恒大的公告中,还是恒大房车宝引战投的公告中。

时间倒回到2021年的3月29日,恒大发布房车宝的引战计划,真的挺突然的,当时许老板还是拥有惊为天人的“朋友圈”号召力。

源自恒大官网,2020年12月30日房车宝集团新闻发布会

一共17家投资者,这里头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

比如现任弘毅投资总裁、联想控股常务副总裁的赵令欢,投了房车宝20亿港元,是投资额最多的一位。

另外还有新世界发展的郑家纯家族以及夏海钧,分别投了5.1亿港元和5亿港元。

在中国恒大于2021年3月29日发布的关于“房车宝”引入战略投资者的《须予披露交易及豁免关连交易-出售一间附属公司的权益》公告中,连浩民赫然出现在投资方的名单中,其代表的投资方为佳盛环球及凯尚国际2家公司,合计砸了15亿港元!

许家印从这17家投资者,募资了整整163.5亿港元!

值得注意的是,彼时该份公告对于回购权进行了说明:“若在交割日后12个月( 或各方同意之较后期限 )内目标公司未能完成合资格上市,则每一投资方有权要求相关义务方( 包括本公司、卖方和目标公司)共同及个别地以该投资方支付的原始代价加溢价15%回购投资方所持有的目标公司股份。”

换句话说,如果佳盛环球有限公司在入股后1年内“房车宝”未能上市,需要中国恒大1.15倍本金赎回。

当时能投15亿,连浩民跟许老板,应该也是好友了。

但现在的情况大家也都看到了,别说房车宝上市了,就连恒驰汽车都还没开始卖,投资人的钱只怕是有去无回。

所以,如果按照君子协议,许老板是要赎回房车宝的股份,回吐188亿港元。

但现在最大的问题是,恒大拿不出钱,所以翻脸也不出奇,去法院申请清盘。

今年许家印提出几条战略,保交楼是没错的,但保交楼要钱;恒驰5上市是没错的,但恒驰5的量产,也要钱。

这下,恒大被逼到角落。

连浩民将恒大告上法院,打了头炮,成了第一个申请清盘恒大的债主。


他之后,还有无数的债主排队等着,比如房车宝的其他16位,恒大汽车的战投等。

而那些几千万的商票和理财,真的多如牛毛。

起底连浩民:热衷炒币的“新青年”

当年,连浩民砸钱15亿港元投资房车宝时,众人还以为这只是家普通的投资机构,不料想,这位不到30岁的小伙,如今因为申请清盘恒而大火了一把。

整理了一下,连浩民的履历不简单的。

今年29岁的他,是上市公司HKE Holdings Limited的主席兼执行董事(今年有调整),这家公司目前的市值并不高,约6.82亿港元。

同时,连浩民自2017年开始一直担任永卓御富国际的董事长,即是说,在他24岁的时候就已经是一家境外投资公司的董事长,主要从事海外房地产投资。

在担任永卓御富国际董事长前,2016年,连浩民在香港组建了自己的创业团队,创办了大圣证券有限公司,他还说要打造面向年轻人的“金融社交圈”。

截图自HKE Holdings Limited 2021年年报

看得出来,当时连浩民投资恒大房车宝,无非是看好房车宝上市之后带来的丰厚投资回报收益,只不过任谁站在2021年3月的时候,都没料到房车宝是个天坑。

这里还要重点说下连浩民执掌的HKE,这是他在去年4月6日从鹰毅有限公司手中收购来的上市公司。

当时,连浩民花了1.128亿港元收购了HKE的75%股权,成为了HKE的最终控股方。

顺理成章,连浩民成了HKE的主席,值得注意的是,这家公司的业务开始走向虚拟货币!

先说说HKE之前主要是做什么的?

HKE是为新加坡医疗保健行业提供综合设计及建筑服务,并具备进行辐射防护工程的专业知识;及软件开发。

这样看不出什么猫腻,但是看回企业官网就知道什么回事了。

今年4月的时候,HKE更改了公司网址,猫崽打开HKE首页,一眼就认出了比特币的符号。

又是熟悉的味道,打了一个激灵,莫不是,HKE也炒币?

再详细看介绍,字里行间都在告诉我们,HKE正在开发一个全球金融科技平台,旨在为多种资产类别,特别是虚拟资产和股票提供交易平台。

看来,宇宙的尽头不仅是直播、新能源汽车,还有虚拟货币。

但真的是要多嘴提个醒,炒币在我国是违法的,虚拟货币相关业务活动属于非法金融活动,且ZF不支持炒币,因为这里面的风险很大,水很深。

尤其是近期币圈行情下挫,不少人因为投资虚拟货币被割韭菜。

根据HKE近期的财报披露,去年下半年,HKE的营业收入为497万新加坡元(约2402万元人民币),亏损177.89万新元。

目前看,这家上市公司的总资产规模约4214万新元,约2.04亿人民币,还是家小公司。

但是连浩民的野心,估计是想借虚拟货币实现更大的金融梦,打造类似欧易、币安等虚拟货币的交易平台。

甚至,可以发行虚拟货币进行圈钱。

恒大的钱究竟花哪里去了?

恒大现在的负债,差不多是1.95万亿元,光金融债务的金额就达6000亿左右。

但从2022年开年至今,恒大公告中的“割肉”行为,所有加起来,收益也不足30亿元,而被寄予厚望的恒大汽车,量产时间也是三月之后又三月,至今未有任何销售收益。

有人或许要问,1.95万亿元,这要换成钞票,都得填满10栋别墅啊,这么多的钱,恒大究竟花哪里去了?

华尔街财金简单捋了捋,大抵在这些地方:

1.在投入资金但是还没出手的在建楼盘里(也包括没卖完的楼盘)。

2.在储存的土地里。

3.烂在了恒大副业里。

4.烂在了营销投入里。

前面两个,还能收回一些钱,后面两个,那真是精卫填海,老子填河—— 全打水漂了。

说到底,这世界上,什么事最费钱、最亏钱?

那就是投资!

特别是那种想不明白,仅仅一时头脑发热就砸钱的那种投资,美其名曰多元化,其实和主营业务没有逻辑关系,就是孤军深入找死。

在这方面,恒大冰泉、恒大汽车都是,砸钱像流水似的,却赔钱赚吆喝,最后尾大不掉,把主业也拖死了。

“呈请清盘”不等于破产,恒大经营不受影响

针对这一事件,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第一时间联系了恒大集团高管、相关法律专家以及金融专家等,获得了各方的回应和解析。

所谓“清盘呈请”,即如果公司的负债过多,其债权人及/或公司成员可以入禀法院提出清盘呈请。清盘呈请提出后,法院将进行清盘呈请聆讯,如果清盘申请通过,法院会发出强制清盘令,颁令公司变卖资产以偿还债务、分配剩余财产等。

需要强调的是,从法律范畴理解,清盘呈请并不意味着公司破产,对公司的财务状况和运营状况并无实质或重大影响。

IPG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表示,由于内房股的有效资产和业务都集中于内地,清盘裁决未必能够得到内地法院的支持,债务人申请清盘一般只是为了给违约企业施压,以促使其做出对自身有利的妥协。如果清盘申请通过,可能无法执行,但却会对企业的市场声誉、品牌以及资本市场活动造成负面影响。

另一方面,柏文喜也强调,如果很多海外债权人都对出险房企提出清盘,这意味着海外债权人对内房股企业进行挤兑,而申请清盘的行为,除了损害这些出险内房股企业的市场形象与声誉之外,似乎很难迫使这些房企妥协。

而具体到恒大本次被呈请清盘事件,中国恒大执行董事肖恩也独家回应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目前,集团董事会、风险化解委员会,以及各级管理团队运作均不受影响,各方正不遗余力地稳定生产运营并继续与境内外债权人就境外债务重组进行积极沟通。

肖恩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本次提出清盘呈请的是中国恒大旗下房屋交易平台房车宝的一名战略投资者,其债权占集团全部境外债务比不足1%。此前,恒大方面已与其进行多轮沟通,但对方仍于6月24日在香港高等法院提起对中国恒大的清盘呈请。目前恒大的境外债已经违约,公司将循例公平对待所有债权人,积极与上述战略投资者按照国际惯例和市场规则继续寻求和解,并依法将该笔债务在境外债重组框架下统筹考虑。

肖恩同时强调,目前,中国恒大董事会、风险化解委员会以及各级管理团队运作均不受影响,各方正不遗余力地稳定生产运营,并继续与境内外债权人就境外债务重组进行积极沟通。

据肖恩介绍,地产开发业务方面,恒大集团持续推进复工复产,保交楼项目复工率96%,工程进度达标项目近60%,目前,国内房地产市场出现好转迹象,为恒大集团地产业务恢复有序运营创造了良好的外部条件;物管业务方面,恒大物业持续为超过330万户业主提供高品质的物业管理和社区增值服务。

在备受关注的新能源汽车业务方面,恒大也在持续推进各项工作。肖恩透露,恒大汽车正在按计划推进恒驰5汽车的量产和销售准备工作,预计将在今年第三季度实现量产下线,并已在广州、天津正式对外开放展示体验中心,同步搭建11个直营销售中心。

熟悉香港重组与清盘领域的法律专家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债权人提交清盘呈请并不意味着公司破产,这是两个概念。

该法律专家解释说,在收到清盘呈请后,公司可以依法反对清盘,这对公司财务状况和运营状况并无实质或重大影响;同时,香港法院将对清盘呈请进行审理并决定是否作出最终清盘令,而这一审理过程可能持续数月乃至更长时间。在法庭委任清盘人或临时清盘人前,公司管理层可继续履职。

民众金融科技(HK.00279)即是在临时清盘程序中实现债务重组并成功复牌的成功案例。2021年10月30日,民众金融科技宣布,根据香港高等法院于2021年10月4日发布的命令,其将于2021年11月1日撤回清盘呈请及解除临时清盘人后于同日达成所有复牌条件,股份也在达成复牌条件当日恢复交易。

协纵策略管理集团联合创始人黄立冲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呈请清盘是一个程序,一般来说,任何一个债权人都可以呈请清盘。这种情况下,一般公司会做一些抵抗,比如提出异议,不同意清盘等等。法院也必须要给予被呈请清盘方答辩的机会,在这个过程中也不排除双方可能会达成某些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