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国际上一项关于人体“长寿酶”临床试验出炉。结果证明其原料试剂能够大大提高人体辅酶i前体含量、强化体能、改善健康水平、拉长生物体存活周期。这是继哈佛医学院、中国广州体育学院等研究后的又一相关物质人体临床试验,也是短短几个月后该物质的再一次重要突破。

国产“长寿酶”通过国家药监局备案

今年初,我国“长寿药业”基因港名下全资子公司的一款国产“长寿酶”原料(爱沐茵关键成分)可作为化妆品新原料通过国家药监局备案,这一消息让当时有近20家概念股集体走强,相关购买渠道搜索量大增,受到资本与消费市场的双向热捧。

这种酶是人体内固有的一种物质——NAD辅酶前体,与体内能量代谢、DNA复制活动息息相关。由于其含量会随年龄增长不断减少、物质分子量过大,无法被直接吸收,补充其前体物质(爱沐茵)则可以提升NAD+水平。

关于此次备案通过,不少业内人士“觉得意外”。因为短短一年前,我国市场监管总局还曾明确限制在我国境内不可对烟酰胺单核酸(NAD辅酶前体)进行食品生产和经营,并发布《关于排查违法经营“不老药”的函》对相关经营者进行严厉打击和全面排查。

但也有人积极预测:备案“松绑”从一定程度说明其具备发展潜力,未来可能继续友好态度,届时,开放食品审批、在国内获得合法合规的市场地位也极有可能。

初代“长寿酶”曾获富人青睐,价格被炒至万元一克

对基因港来说,这并不是第一次引发热议。受限于复杂制作条件,“爱沐茵”类物质价格一直居高不下,根据全球最大试剂网站sigma-Aldrich查询结果,每克售价高达万元,日本单瓶成本超2万,在技术升级之前几乎一直是富人专属。

据港媒透露,2016年,前华人首富李嘉诚通过多方渠道获得了一款NAD+辅酶前体试剂,服用后“感觉年轻20岁”;地产大亨潘石屹也曾分享同款补剂,声称:吃了之后指甲长的快了。

圈内人士透露是因其去国外游学认识了麻省理工Gelln抗衰研究所的教授。当时产品还未面世,潘石屹被邀请试用,结果服用后很震惊,买了整整两货柜送了不少朋友,其价值高达两千万,便被圈内人所熟知。

基因港京&东区许姓负责人表示:当时76%的购买力由中老年富人贡献。这类物质确实曾在多数高净值圈层中广泛流传。

2019年,中国科学家、基因港创始人王骏投资20亿港元,在宁波建立首个“长寿酶”爱沐茵生产基地,背靠全酶工艺生产技术进行百吨投产,初代长寿酶成功升级后,负责人表示:“效率提升、价格下探95%,三四线消费者正在逐步涌入”,富人垄断局面逐渐被缓解。

“长寿酶”逐渐进入深水区,有望布局大贸零售

王骏曾在全酶生产工艺刚刚将落地时说:“我们全国知道长寿试剂的人可能只有1000个,其中还有100个是员工,但现在全球至少有1000万人熟悉了。”

有了价格下探的背景,国家备案通过的信息似乎对市场产生了正向反馈。

有媒体报道,该企业物质消费线有望布局大贸零售,价格或仅为日本同类产品的1/10,进一步抢占普通消费者心智,逐步走进深水区,突破高净值人群消费壁垒的动作正在技术升级和市场需求的背景下有序进行。

但同时,如今市场需求又有了新成长,行业已然进入“深水区”,中信证券相关研报显示,我国长寿酶每覆盖1%国内同品类人群市场,对应市场规模为304亿元,预计未来发展仍会面临技术再创、消费维度再调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