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大师兄,编辑:小市妹

  大部分人没有料到,新冠疫情整整持续了2年多的时间,还没有完全结束的迹象。

  2022年以来,从吉林到天津,从深圳、广州到上海和北京。特别是4月以来京沪两大经济重镇持续时间较长的疫情和封控,让人对就业、民生以及今年的经济增长,产生了深深的忧虑。

  稳增长,已然成为当前中国经济最重要的关键词。

  正视经济下行风险

  疫情冲击下,4月份中国经济表现非常低迷。驱动经济增长的“三驾马车”消费、出口和投资增速均出现不同程度的下滑。

  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增速为-11.1%,较上月回落7.6个百分点,是2020年3月以来的最低水平。

  出口同比增长3.9%,低于市场预期的5.3%,远不及3月份的14.7%。

  固定资产投资增速为2.3%,较上月回落4.8个百分点,连续两个月回落。其中最惨的是房地产,由于销售出现大幅度下降,地产投资增速也下滑至-10.1%,新开工面积大幅回落至-26.3%。

  考虑到PPI在4月份还上涨8.0%,如果去掉资源价格上涨的影响,投资应该是负增长的状态。

  4月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下降了2.9%,是两年来首度出现负增长。降幅最明显的汽车制造业,同比下降了30%多。今年以来受疫情影响较大的吉林和上海,都是我国汽车工业重镇,汽车制造和相关产业链公司受到了巨大影响。

  经济疲弱的环境下,就业数据也不容乐观。4月份,城镇调查失业率达到6.1%,已连续6个月升高,从历史角度上看,4月份失业严重程度仅次于2020年2月疫情期间。

  其中16-24岁青年调查失业率18.2%,是有记录以来的历史最坏水平,受到疫情的持续影响,最近2年毕业的2000万高校毕业生,就业情况无疑会极度困难。

  如果说经济和就业数据的疲软还在意料之中,作为先行指标的社融和信贷增速的低迷,则有些让人意外。

  4月新增社融0.91万亿,远低于3月的4.5万亿和预期的2.03万亿,创下了2年多来新低。

▲数据来源:Wind

  4月新增信贷0.65万亿,低于预期的1.45万亿,也低于近三年均值1.4万亿。其中居民住房贷款减少了605亿,创造了历史最低水平,信贷低迷成为社融下降的主要原因。

  在央行货币政策相对宽松的环境下,市场主体的借贷、融资意愿却大幅下降,这显然是对经济前景比较悲观的表现。

  压力不仅源自疫情冲击

  一个值得重视的现象是,同样面临着严重的疫情冲击,但是当前的经济下行压力明显高于2020年初,而且市场的悲观情绪也更重。

  背后的原因,是因为当前经济面临的国内外环境与2年前发生了重大变化。

  国内方面,是经济周期的变化。

  2020年初,国内经济的关键词,是基钦周期转向带来的经济复苏迹象。彼时,从2018年开始的去库存已进入尾声,企业产成品库存正处于历史底部,企业补库存带来的经济增长,已逐渐清晰。

  与此同时,国内中长期贷款、PMI等重要经济先行指标,在2020年初也开始出现企稳回升的态势。这意味着,2020年疫情之后,中国经济能够很快恢复元气,重新回到了增长的轨道。

  本轮疫情之前,中国经济经历了近2年的增长,库存周期已上行至相对高位,去库存带来的下行压力已初见端倪。从2021年底开始,中国经济的关键词,就已经变成了稳增长。

  国际方面,是货币政策和供需环境的变化。

  2020年初,疫情爆发带来的严格管控措施,使海外市场供应链受到极大影响。但是由于各国普遍的货币放水,海外需求仍然很大,最终造成了极大的供需错位。

  在这种情况下,疫情率先好转的中国,顺利承接了国际市场的供应短缺,加之当时国内库存处于低位,出口和制造业都迅速恢复,从而带动中国经济快速复苏。

  与2年前不同,目前海外的生产能力已经基本恢复,而需求在货币紧缩的环境下很难出现继续向好的局面,加之国内库存处于高位,这意味着中国的出口和制造业都将面临疲态。

  也就是说,即使国内的疫情好转,中国经济面临的下行压力仍然不容小视,重回中高速增长并不容易。

  稳增长轰油门

  极端困难的环境之中,信心是黄金,这是各界的共识,也是中国经济走出谷底的基石。

  信心来自哪里?

  不是靠口号,更要靠务实的政策。特别是对政府力量强大的中国来讲,政策对市场信心的恢复更加重要。

  中央决策层显然对当前的经济现状有深刻认知,稳增长政策从去年年底开始起步,一季度数据公布之后,逐渐进入轰油门加速阶段。

  4月29日,政治局召开会议,讨论当前经济问题,对房地产、平台经济、资本市场、物流、供应链以及稳增长和稳就业等问题,都提出了非常积极的政策主张,相当于对当前的经济政策进行了顶层定调。

  要稳定经济大盘,新经济当然很重要。低碳经济背后的风电、光伏、储能、充电桩,数字经济背后的芯片、数据中心、云计算等新兴行业的市场空间是星辰大海,无疑是引领中国经济未来发展的希望和方向。

  但是,短期托底和提振经济见效最快的两个行业,仍然是房地产和汽车。

  这两个传统行业不仅市场规模大,而且产业链条长,带动效应强,能够快速拉动整体经济的复苏。

  稳楼市的举措其实早已开始,先是各地不断放宽限购措施鼓励正常购房需求,再到中央针对房地产的定向货币宽松,立场越发明确。

  5月15日,央行和银保监会宣布下调商业性房贷利率,首套房贷利率为不低于相应期限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减20个基点。

  5月20日,4月份LPR公布,5年期以上贷款利率调整为4.45%,下降15个基点,这是半年来的第三次降息,也是LPR改革以来单次降幅最大的一次。这次降息之后,五年期利率已经降至20多年来的最低值。

▲图片来源:21财经

  5年期LPR利率,对标的主要就是房贷,参照“针对首套房利率减20个基点”的政策口径,首套房利率理论上最低只有4.25%。

  目前,至少有20个城市已经落实了首套房利率政策,涵盖了广州和深圳这样的一线城市和众多的二三线城市。以首套房100万贷款30年期,在房贷利率下降之后,节省的利息超过15万元,每月的房贷支出减少约400块。

  汽车促消费政策今年也是热度频频。4月25日,国务院印发《关于进一步释放消费潜力促进消费持续恢复的意见》,明确提出稳定增加汽车等大宗消费。

  5月23日,国常会放出大招,出台了33项稳信贷、降成本、拉需求的措施,其中很重要一点,是阶段性减免乘用车购置税600亿。

  从历史经验上看,减免购置税对刺激购车需求的效果非常明显。2009年购置税减免了435亿,最终拉动汽车消费增长了368万辆。2015-2017年,购置税减免了1550亿,刺激汽车销量增长了374万辆。

  当然,房地产和汽车行业的刺激政策,并不是购房购车需求的发动机,而是助推器。如果不能提升经济民众收入预期,类似车房这种大宗消费品的需求,仍很难有大的起色。

  从提升民众收入预期的角度,小微企业众多的行业是政策倾斜的重点。

  比如餐饮,从市场规模上看,餐饮是大行业,2021年中国餐饮市场规模为46895亿元,跟汽车市场的规模不相上下。但是,我国餐饮门店数量达到930万家,从业人数超过3000万人,行业集中度极低,绝大多数餐饮小店规模极小,抗风险能力也极差,在本轮疫情中受到的冲击极大。

  早在今年2月,国家发改委等部门发布《关于促进服务业领域困难行业恢复发展的若干政策》,对餐饮、旅游等特殊困难行业给予重点倾斜帮扶。

  4月1日,大规模增值税留抵退税政策正式实施,截至5月15日,全国各级国库办理超过9000亿元,资金直达相关企业账户,对短期没有收入的小微企业起到了雪中送炭的作用。

  除了常规的货币宽松和财政支持之外,制度创新也尤为重要,比如直接发放消费券,特别是对于中低收入群体、失业人员等困难群体的消费补助等等。另外,在养老保障、行业准入等方面,中国也具备足够的制度创新空间。

  事实上,经过最近10多年宏观调控的经验和教训,中国政府已深知,单纯的货币放水和投资刺激的老路不可为继,唯有政策定力和制度创新,才是经济脱困和持续发展的动力。

  而很多重要的制度创新,其实都是困境中倒逼出来的,困难时期正是改革的重要契机。

  过往历史已经证明,中国政府、企业界和亿万民众,都具备强大的纠错能力和创新精神,这才是中国经济保持强大韧性的源动力。

  免责声明

  本文涉及有关上市公司的内容,为作者依据上市公司根据其法定义务公开披露的信息(包括但不限于临时公告、定期报告和官方互动平台等)作出的个人分析与判断;文中的信息或意见不构成任何投资或其他商业建议,市值观察不对因采纳本文而产生的任何行动承担任何责任。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