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半年,特斯拉进入至暗时刻,市场竞争恶化加上产品青黄不接,上半年跌幅近30%,是美股七巨头中,唯一没让投资人赚到钱的大型科技股。

不过,特斯拉最近找回了状态,已连续10个交易日上涨,累计涨超38%,收复了今年的所有跌幅。这里面的核心逻辑是,二季度特斯拉销量超预期,以及国内监管释放了好信号:首次允许特斯拉进入了公车采购名单。

不过,这两个利好都有点治标不治本,汽车销量超预期是降价带来的,公务车给特斯拉带来的销售增量也有限。在汽车业务难言大反转的时候,特斯拉迫切需要FSD出成绩。

本文持有以下观点:

1、特斯拉销量不能再靠降价救了。降价依然能带来销量,但威力大不如前,今年4月降价后两周,特斯拉中国的周交付量刚回到万辆以上,相比之下,去年年初特斯拉降价三天就换来了三万个订单。

2、汽车业务仍在等待反转。特斯拉已经连续两季度销量同比下滑,在Cybertruck量产遇瓶颈,短期难撑销量,以及主力车型Model 3/Y从“遥遥领先”变成“局部落后”的情况下,特斯拉汽车业务短期难反转。

3、特斯拉迫切需要FSD出成绩。FSD能使特斯拉重新拉开了产品优势,同时也能成特斯拉新利润来源,目前FSD技术上也确实突飞猛进,但在商业化上始终存在瑕疵。特斯拉迫切需要FSD做出好成绩。

/ 01 / 十天抹去半年跌幅

特斯拉已连续10个交易日上涨,累计涨超38%,收复了上半年的所有跌幅。资本市场信心何以重燃?

由业绩超预期和事件刺激共同驱动。

二季度,特斯拉全球交付约44.4万辆,虽然也是同比下跌了4.8%,但也超出了市场预期的43.93万辆,是特斯拉过去四个季度以来首次销量超预期。

不过销量超预期并不是产品竞争力增强,而是降价驱动。4月,特斯拉全系降价1.4万元,Model Y已降至史低。

且从现状来看,特斯拉仍在“变相降价”。月初,特斯拉中国推出的全新购车金融政策显示,购买Model 3/Y标准续航版和长续航全轮驱动版车型,可享受“5年0息”等优惠活动,这项优惠或可为消费者省下超过2万元利息。

可以说,特斯拉虽然交付超预期刺激了股价,但超预期的逻辑并不完美,显然难以支撑特斯拉连续10个交易日上涨。

刺激特斯拉连续上涨的另一个因素是国内给特斯拉释放了绿灯信号。

月初,特斯拉进入到了江苏省政府采购目录,这是特斯拉汽车首次进入政府采购目录。同时,特斯拉还成为了上海市临港新片区多家国企采购车辆,包括上海城投兴港投资建设(集团)有限公司、上海临港新片区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等多家国企采购了一批特斯拉Model Y车辆作为企业功能用车。

虽然公务车销量占乘用车比重小,给特斯拉带来的销售增量相对有限。但首次入选公车采购的意义是打消了市场对特斯拉数据安全的担忧。

此前,有投资人认为作为国外品牌,特斯拉在数据安全性方面可能存在潜在风险,需要政府和相关部门加强监管,特斯特在敏感地区禁行禁停也加剧了这种担忧。但入选公车采购基本打消了类似担忧。中国汽车工业协也已发声,明确表示特斯拉符合数据安全要求。

虽然利好频发,但特斯拉仍难言走出低谷。

/ 02 / 汽车业务等待反转

虽然特斯拉近日涨势强劲,但全年来看,特斯拉远远拖了美股七巨头的后腿。年初至今,特斯拉只涨了1.7%,而七巨头中的其他公司,股价涨幅在18%-158%之间。

原因无它,特斯拉是美股7巨头中,主业唯一遇到挑战的公司。

虽然,特斯拉二季度销量超预期,但销量下滑的趋势没有变。而且近两年特斯拉最管用的降价打法,威力大不如前,今年4月降价后两周,特斯拉中国的周交付量刚回到万辆以上,相比之下,去年年初特斯拉降价三天就换来了三万个订单。

究其原因,特斯拉是在全球纯电需求放缓、行业加剧内卷的当口遇到了产品青黄不接的问题。二季度,特斯拉交付量44.4万辆,其中Model 3/Y共交付42.24万辆,意味着包含新车Cybertruck在内的所有其它车型加起来销量只有2.16万辆。

新车Cybertruck难以撑起销量是因为遇到了熟悉的产能危机。

Cybertruck与Model 3/Y的技术路线有诸多不同。以车身为例,Cybertruck使用不锈钢车身比全铝车身版本重300公斤,增加单位能耗的同时也提高了压铸成型的难度,在 Model 3 和 Model Y 上已经成熟运用的一体压铸工艺很难直接复用。

工艺难点演化成了产能瓶颈,业内预测24年Cybertruck产量只有3.75万辆,不到23年特斯拉销量的2%。

新车遇到工艺难点又制约了Model 3/Y的迭代,由于特斯拉奉行极高的人效比,这导致过去四年陷入Cybertruck创新泥潭中的特斯拉,几乎没有多余的人力开发新的或者是大幅改进已有的全球车型,这也是为什么2016年推出的Model 3时隔7年才换代的根本原因。

迭代缓慢,又造成了Model 3/Y不在吃香,已经从“遥遥领先”变成了“局部领先”,甚至出现了“局部落后”的尴尬。

今年小米SU7、蔚来的小号乐道,都在新车发布会上,直接拿Model 3/ Y对标。雷军还凡尔赛地说道,SU7标准版只有能耗和算力还落后于Model 3。

事实上,国内新势力如今正用着比特斯拉更新的技术、更卷的配置、更低的价格与分别已经上市8年和5年的Model 3/Y,进行着一场“时空错位”的战争。

比如,核心的三电方面,改款Model 3依然采用400V方案,反观国内,20万以上的纯电车几乎都在采用800V架构,10分钟充电300公里,15分钟充电500公里也已是家常便饭。

在产品青黄不接时,特斯拉比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兑现FSD的大饼。

/ 03 / FSD需要出成绩了

丰田,福特等传统汽车巨头长期只有10倍PE,特斯拉PE在60倍左右。

高估值,难以量化,一直是市场对特斯拉最有争议的地方。这个争议源自一个核心问题:特斯拉到底是科技股还是汽车股?涨的时候怎么看都是亚马逊,跌的时候怎么看都是丰田。

出现争议正是因为FSD,因为FSD的存在,华尔街称特斯拉目前是全球估值最低的AI股。

特斯拉称的上AI股,FSD V12正是用的AI方法论和技术:搭建一张神经网络,让它大量观看人类司机的驾驶视频,要求它输出正确的行驶轨迹。在反复训练中,这张神经网络可能会习得与人类相仿的驾驶知识。

AI赋能下,FSD也在自动驾驶上甩开了和竞对的差距。

传统的自动驾驶的方法论是“穷举法”,就是针对显示中所有可能出现的路况场景写出相应的架势代码,但再多的代码数量也敌不过现实的复杂度,“穷举法”使智驾一遇到复杂路况,就出现宕机情况。

而FSD V12在训练后,就像和一个老司机学到了精湛的驾驶技艺,在复杂路况中可应对自如。代码数量也从30万+行锐减到2000余行。目前,国内新势力已经把特斯拉的新技术当作智驾高地。

至此FSD成了特斯拉走出困境的底牌:FSD使特斯拉重新拉开了产品优势,增强了汽车竞争力,同时也成了特斯拉新的利润来源,大摩预测,特斯拉网络服务收入(主要是自动驾驶和车载娱乐服务)将在2040年达到EBITDA的60%以上。

理想很美好,现实仍要慢慢实现。技术上的突飞猛进,并没有转化为商业上的势如破竹。

纽约一家市场研究公司YipitData访问了约3500名参与FSD试用的特斯拉车主的信用卡数据后,发现只有50人在试用后购买或订阅了FSD,即通过试用FSD然后决定购买的特斯拉用户不到2%。

虽然马斯克马上否认了2%,但也没有具体公布数据,一定程度也说明特斯拉FSD订阅存在转化低的弊端。

FSD订阅转化低,部分来源于消费者的“恐惧感”,用户已经对驾驶员驾驶形成了肌肉记忆,突然用智驾还是缺乏安全感,更不用说还要花钱买了,产品需要市场教育。

再者FSD也确实没有进化到全无瑕疵。FSD V12.4.2更新被推迟,原因是该版本投喂了大量需要接管的复杂场景数据进行训练优化,但模型训练中出现了灾难性遗忘,使其在简单场景的驾驶平顺性反而倒退了。

前不久,马斯克画饼道:“一旦特斯拉完全解决了自动驾驶问题并实现了 Optimus的量产,任何仍持有空头头寸的人都将被消灭。即使是盖茨。”但类似的话,马斯克已经讲了很多年。如今,内忧外患下,FSD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快点做出成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