轮胎是汽车的重要组成部分,它直接影响着汽车的行驶安全、舒适性和燃油经济性。根据弗若特沙利文报告,2022年,中国近50%的交通事故与轮胎有关。虽然传统的充气轮胎具有相对较高的舒适性和减震性能,但它们具有广泛的缺点,如易被刺破、漏气、爆胎等,这可能会导致道路安全问题和重大事故。为了解决这些问题,一种新型的轮胎设计——免充气轮胎应运而生。虽然目前免充气轮胎尚未大范围普及,但相关企业已开始向资本市场发起冲击。

智通财经APP获悉,近日,中国免充气轮胎供应商金特安科技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了首次公开募股(IPO)申请,申请以“KTA”为代码在纳斯达克上市。该公司计划以每股4至6美元的价格发行380万股股票,筹资1900万美元。按照拟议范围的中点计算,金特安科技的市值将达到1.19亿美元。

营收波动,连年亏损

据招股书显示,金特安科技于2018年开始运营,主要从事免充气轮胎的开发、制造和销售。

从营收表现来看,近年来,公司营收表现略有波动。2022财年、2023财年(截至3月31日止财年)和2024上半财年(截至2023年9月30日),金特安科技的收入分别为77.22万美元、80.78万美元和31.69万美元。金特安科技的收入主要来自销售轮胎,报告期内分别占公司总营收的93%、93%、87%。

细分来看,公司的产品组合主要包括三种非充气轮胎,分别为环卫行业载重轮胎、泛行轮胎、智能机器人轮胎三大类,此外还通过销售轮胎转载机、轮毂等其他产品创收。

其中,泛行轮胎为公司的主打产品。泛行轮胎专为自行车、电动摩托车和电动滑板车等车辆而制造,具有较高的抗撕裂性、减震性和滚动阻力。报告期内,该产品营收表现波动,分别实现44.31万美元、55.22万美元、15.84万美元,占公司总收入比例分别为57%、68%及50%。据悉,2023财年营收的增长主要是受益于中国电动自行车市场需求增长的带动,而2024上半财年公司第二大客户的需求减少,导致该产品期内营收同比下滑了23.4%。

作为公司的第二大营收来源,环卫行业载重轮胎的营收占比则于报告期内持续增长。环卫行业载重轮胎是为环卫车辆和运输卡车而制造,具有较高的抗撕裂性和承载能力。报告期内,该产品营收分别实现9.37万美元、12.99万美元、7.12万美元,占公司总收入比例分别为12%、16%及23%。

而由于公司将主要精力放在前两款轮胎产品上,导致智能机器人轮胎的营收及营收占比于报告期内波动下滑。据悉,智能机器人轮胎是为机器人和智能设备使用而制造的。报告期内,该产品营收分别实现18.18万美元、6.97万美元、4.57万美元,占公司总收入比例分别为24%、9%及14%。

在营收波动的同时,公司的盈利能力也并不稳定。报告期内,公司毛利率分别为17%、23%及15.3%。此外,在持续高企的运营费用中,公司也陷入连年亏损。期内,净亏损分别为186.67万美元、153.43万美元和103.69万美元。短短两年半时间,累计亏损已达443.79万元美元,而这期间公司的营收总和才仅有189.69万美元。

细分行业“三把手”,背后风险难以忽视

从行业环境来看,从2017年到2022年,中国非气动轮胎的销售量保持稳定,从约5190万辆小幅增加到5440万辆,复合年增长率为0.9%。其中在2018年,中国非气动轮胎的销量受到共享自行车行业受到中国政府严格监管政策的影响而大幅下降,随后逐渐重拾增长。就销售量而言,2022年中国非气动轮胎的渗透率约为4.7%。

未来,随着非气动轮胎的日益应用,中国非气动轮胎的销售量预计将快速增长。到2027年将达到约1.021亿,从2022年到2027年,复合年增长率为13.4%。弗若特沙利文预计,到2027年底,就销售量而言,中国非气动轮胎的渗透率预计将达到约6.9%。

在竞争格局方面,据弗若特沙利文报告,截至2022年12月31日,中国约有900家轮胎制造商,其中100多家轮胎制造商可以生产非气动轮胎,其中大部分是实心轮胎。截至目前,只有数量有限的轮胎制造商可以生产开放式轮胎和非气动空心轮胎。进一步细分来看,2022年,就销售量而言,前三名非气动轮胎制造商约占中国非气动轮胎市场总销售额的19.3%。期内,金特安科技虽排名第三,但其市占率仅为0.3%。

为了更好的巩固其行业地位,金特安科技难逃上下游深度依赖。

智通财经APP注意到,以2023财年为例,公司前三大客户合计占公司总收入的比例高达43%,而这三大客户占公司应收账款总额的比例更是高达87%。不过需要注意的是,虽然公司对大客户依赖严重但公司来自各客户的营收并不稳定。据招股书显示,2023财年,由于新冠疫情公司的十大客户中有六名客户大幅减少了购买额,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受益于行业需求的增长,公司发展的新客户补上了这一缺口,导致期内公司营收表现稳定。

除了对下游大客户的依赖,金特安科技的上游供应商同样有集中度较高的风险。2023财年,四家供应商占公司总购买成本的87%。

此外,在持续的亏损之下,融资和举债已成为公司支撑日常运营的主要方式。截至2023年3月31日的年度,公司的手头现金为仅为28.21万美元,累计赤字高达3897.39万美元。截至2023年9月30日的六个月里,公司的累计赤字进一步增长,至3988.88万美元。在这样的背景下,公司严重依赖相关方的贷款。截至目前,金特安科技已签订了18项贷款协议,贷款总额为524.26万美元,其中未偿本金余额达301.43万美元。这让公司业务的可持续发展性成疑。

公司在风险因素中坦言,如果其运营现金流水平持续保持在低位,同时无法在未来获得资本或信贷,这可能会影响公司的未来发展,对公司的业务、财务状况和运营结果产生不利影响。这或许正是公司积极奔赴资本市场的重要原因。

综合来看,成立短短六年的金特安科技把握行业增长机遇成为了细分行业中三把手,未来随着行业需求增长,公司的业务规模也有望提升。但在持续亏损的业绩表现下,依靠举债生存的金特安科技还能支撑多久?目前来看,尚无“自我造血”能力的金特安科技想要依靠这样的基本面打动纳斯达克,前景似乎并不乐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