出品 | 子弹财经

作者 | 文华

编辑 | 闪电

美编 | 倩倩

审核 | 颂文

提到中国商品出海,第一名当属瓷器,而第二名自然是丝绸。千年前,海上丝绸之路让中国的瓷器和丝绸名扬海外。千年后,随着中国纺织行业变迁,世界所熟知的布料品种已大变样,中国服饰品牌肩上的责任与使命也有了新的注脚。

近日,江南布衣在2024年联合国民间社会会议(中国预备会议)的亮相,让全球开始意识到作为可持续时尚的倡导者江南布衣在ESG领域的诸多努力和成果。

会上,江南布衣企业公关总经理郑丹丹分享了公司的最新实践举措——“布尽其用-牦牛绒产业振兴项目”。据称,该项目覆盖江南布衣所聚焦的四个领域的可持续行动——产品可持续、环境可持续、人才可持续和社区可持续,通过与牦牛绒价值链上下游伙伴合作,在发掘传统材料之美的同时,振兴本土牦牛绒产业,引导更可持续的绿色消费。

而这,也让全球的目光开始转向牦牛绒这一特殊布料,以及其全球主要产地青藏高原以及中国时尚品牌江南布衣身上。

一块小小的布料,为何能吸引全球目光?在此背后,有着江南布衣怎样的思考?

1、从绿色面料入手,找到带动产业可持续发展的快速路

“牧民靠牛羊,牛羊靠草,草靠这片土地。”在这句藏区流传甚广且包含着藏民智慧和实践的谚语中,透露出藏民对这片土地和牛羊的热爱与期待。

世界上95%以上的牦牛生长在中国的青藏高原。在藏语中,牦牛叫“诺尔”,翻译成汉语,其含义为珍宝。牦牛浑身是宝,就连牦牛身上脱落的绒毛,当地牧民都十分珍视。

这份自然掉落的毛料,也成为喜马拉雅最奢侈、最珍贵的面料。每年春末夏初,牦牛进入脱毛季,牧民们就将牦牛绒收集起来捻成线,搓成绳,编织成御寒的毡子、毯子。

最近几年,牦牛绒得到了更广泛地利用。一些服饰品牌开始深入藏区,希望将这份大自然的馈赠赋予更多的意义。

2017年,江南布衣旗下的高端女装品牌LESS开始使用牦牛绒纱线,试图将这一天然的、稀有的、可持续的原料应用在服装制造中。

自此,一个关于牦牛绒和江南布衣的故事拉开序幕。

一代代的传承,虽然让牧民们对牦牛绒的利用并不陌生,但采集、加工、应用等却不是他们擅长的事。江南布衣在调研过程中发现,这些自然脱落的牦牛绒如果不加以人工收集,就会形成草原垃圾,当牛羊或其他动物误食这些毛球后,将会造成器官损伤甚至死亡。如何将其发展成为可持续的面料、如何带动当地经济及相关产业链的发展,成为江南布衣近年来的重大课题。

而在江南布衣给出的解决方案里,处处渗透着可持续发展的决心。

在牦牛绒采集加工时,江南布衣也严格遵循可持续理念:自然脱落后采集好的牦牛绒由当地妇女提前分拣,随后将牦牛绒放进天然雪山矿泉水中浸润,并采用获得认证的创新环保洗涤剂进行洗涤,经过精制、烘干等多重工艺,层层筛选后获得高品质的散绒原料。

由此可以看到,与过去广泛应用的棉花、皮革、合成纤维不同,牦牛绒生产制造过程对土壤、水源、大气、野生动物等“地球成员”的影响都降至最低,是真正的天然、环保、可持续。

2021年,LESS品牌又推出首个牦牛绒系列服饰,通过天然原料及原始手工艺,展现自然脱落和牦牛绒的不羁之美。

时至今日,江南布衣的牦牛绒广泛应用于旗下多个品牌的设计之中,让更多消费者享受可持续面料的成果。

“不仅消费者对我们的牦牛绒产品很喜爱,供应商的积极反馈也带动了整个行业的发展。江南布衣对牦牛绒的应用也让大家关注到这个材料,对带动藏区经济发展也起到了积极作用。”江南布衣可持续面料开发专家荣晞捷说道。

牦牛绒的生产与在藏民社区的可持续生计以及藏区的生态平衡之间息息相关。“作为中国品牌,我们对于原产中国的面料创新和相关产业的可持续发展感到责无旁贷。”郑丹丹表示,江南布衣在改善牦牛生存环境、保护草原生态多样性的同时,积极助力黄河上游流域重要的生态功能区域——若尔盖地区的健康可持续发展。

今年,江南布衣发起“布尽其用-牦牛绒产业振兴项目”。不仅联合各方伙伴启动牦牛绒的国际可持续标准,后续还会进行牧场认证,以及牦牛绒面料的创新研发等多项行动,其目标就是要联动从原料采集到消费市场的上下游多方价值链的参与者,深入全面地推动本土牦牛绒产业的完善与振兴。

(图 / 江南布衣企业公关总经理郑丹丹分享牦牛绒产业振兴项目)

眼下,江南布衣已打造出一条既可以连接从牧区到产业上下游合作方、系统性提升中国牦牛绒产业价值,又可以提升牧民可持续意识、技术能力及收入,还能减缓草原沙漠化的助力产业生态平衡的可持续时尚产业新路径。

2、践行“布尽其用”,可持续发展有了更多延伸

中国是全球最大的纺织生产国和消费国,作为推进碳达峰、碳中和的重要领域,中国纺织服装行业不断探索推动绿色时尚产业变革。身处产业巨变的江南布衣,给出了传承与创新两大解法。

首先是传承方面。江南布衣发现,有许多历经千百年锤炼与流转的传统面料及其独特工艺,或面临技艺失传,或因无法工业化而逐渐被时代遗忘。因此江南布衣在2022年开启了“布尽其用”项目,从“织物(布)”这一材质出发,联手融设计图书馆,开启为期5年的织物调研实验。

据介绍,“布尽其用”项目旨在对传统面料及其创造语境、工艺细节进行系统化的记录、梳理、研究和总结,尝试结合现代设计和先进制造技术让传统面料和传统工艺得以延续,并通过多元化的当代艺术表现形式,把这些珍贵的服饰文化介绍给更多受众,实现“布尽其用”。

截至目前,“布尽其用”项目已经探索了浏阳夏布、大利侗布、乌镇竹编等多项传统技艺,未来“布尽其用”项目还将进行各类传统编织技艺的探索、印染和刺绣技艺的研究,力求在织裁之间融合再创新型面料成果。

而在创新层面,郑丹丹表示,“可持续发展对于所有行业都很重要。但是要找到企业的可持续发展路径,还是要从自身的优势出发。”在她看来,设计创新能力一直是江南布衣作为设计师品牌公司的核心优势。

比如,江南布衣将这一优势运用到了化解困扰服装行业已久的库存挑战中。“大家可能平时会关注的是成衣库存,但还有一类不太为人知的库存就是布料,特别是设计师品牌,会在设计、研发过程中选择多种面料来进行效果对比,经年累月,这些束之高阁的库存面料就成了资源的浪费,如果要销毁还会造成环境污染。”郑丹丹介绍。

对于这些库存的面料资源,江南布衣的解决方案是用设计赋予其新生。

其中,在500-10米之间的面料约占整体库存面料的76%,其特点是种类很丰富,但是每种面料的数量都不多,它们被用于江南布衣的全新可持续生活品牌RE;RE;RE;LAB的产品制作。由于面料有限,RE;RE;RE;LAB每款产品也都是限量的,单色最多不超过100件。且这些款式在设计的时候就考虑到让大家可以多穿、常穿,提高使用率,这也是一种可持续生活方式。

据透露,目前,RE;RE;RE;LAB产品在全国12家江南布衣+多品牌集合店及江南布衣+官方微商城均有销售。

事实上,相较于这些相对后端的努力,江南布衣的可持续之路布局得更早、更前端。

比如在采购端,江南布衣早早定下了一个“可持续原料”采购的小目标:预计到2025财年,江南布衣可持续原材料占原材料采购总重量比率达到30%以上。据江南布衣官方数据,截至2023财年,江南布衣可持续原材料采购比率已经达到16.6%。

往前追溯,即使快时尚大行其道之时,江南布衣便开始了以设计为驱动,在研发工艺上实现可持续、建议长效和循环设计的原则。这样的决策,势必会加大研发投入。

此前,江南布衣CFO范永奎曾介绍称,2023财年,江南布衣在设计研发上的投入同比增长了20%以上。“上市的时候,我们一年的设计研发费用不到6000万,而现在已经是超过了1.6个亿。”

在研发工艺上实现可持续也很好理解。在传统设计的架构中,从设计到生产到销售到丢弃,是一套不可持续的流程,是对资源的浪费;而在江南布衣的设计架构中,从原料的选择、面料的研发以及边角料是否可持续回收,设计师全程参与形成闭环。

据介绍,在江南布衣内部,设计师需要对每一件成衣的减排负责。如用在江南布衣成衣上的二醋酸纤维面料,就是由一种可持续的新型材料Naia™ Renew为原材料研发制作的。根据第三方机构测算,使用256g Naia™ Renew面料的成衣,可减少900克二氧化碳,节约50千克水,消耗了11.4个0.5L塑料瓶产生的废弃塑料。

作为可持续时尚理念的代表企业,江南布衣还创立了“芝麻实验室”,对面料进行创意设计与再开发,将本要被丢弃的零散面料打造成生活艺术品。如2023年春夏定货会的兔子会务袋、在书店售卖的“十四片拼布包”、全国江南布衣门店的环保纸巾盒、杯垫等产品均来自芝麻实验室。

当然可持续发展也并非只有企业的责任,更需要更广大的消费者参与进来。

此时,江南布衣的线下门店也成为可持续发展的展示平台。通过向更多消费者分享“布尽其用”的理念及创作成果,呈现装置艺术与现代时装的共融共生,表达江南布衣的可持续时尚理念。

由此可以看到,江南布衣所倡导的可持续时尚,不仅是从生产到制造身体力行去落实绿色与减排,更希望得到消费者的价值认同。如此形成的良性循环,才能让绿色消费发挥出最大的效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