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再次总是惊人的相似。

同样在上市刚满一周年庆后,“美股IPO的CFO高手”谢东萤再度卸任了。

编辑

搜图

 

图源:新浪网

上一次还是在蔚来。天眼查资料显示,2018年9月12日蔚来赴纽交所成功上市。一年之后,也就是2019年10月30日,蔚来汽车发布公告表示,因个人原因,蔚来汽车CFO谢东萤递交离职申请。

而时隔三年多,5024年5月13日,禾赛科技发布(简称“禾赛”)公告称,该公司CFO兼董事谢东萤因个人和家庭原因辞职,辞职后,谢东萤将不再担任该公司任何职务。此时,距离禾赛上市时间,也就是2023年02月09日恰好一年有余。

从两家公司的业绩来看,不论是曾经的蔚来还是眼下的禾赛,都是处于快速成长的好时机。

资料显示,2023年禾赛全年营收达18.8亿元(人民币,下同),同比增长56.1%,全年激光雷达交付量达到222116台,同比增长176.1%。

据统计,2022年禾赛以47%的份额位列汽车激光雷达市场第一。而根据国海证券研报,在2024年北京车展上,全球首发车型117台,十余家国内外知名汽车品牌旗下多款亮相的已量产智能车型是搭载禾赛激光雷达。而同样的,蔚来2019-2023年间营收复合增长率高达63.28%。

由此来看,或许多次在完成最终的上市重任后,就立即卸任的谢东萤而言,助力企业上市才是其最感兴趣的挑战,毕竟拥有着丰富的华尔街从业经验的他,早已实现“财富自由”,并在多年前就试图退休。

或许可以期待以一下,谢东萤还会不会加入下一个创新科技企业?

而回归至禾赛本身,眼下,痛失一名“大将”禾赛,本身也陷入多重利空缠身的困境之中。

一方面,在刚刚进入2024年之初,禾赛被列入特殊清单中,该消息一经公布后,当日其股价在1月31日下跌7.31%,2月1日更是大跌31.05%。而近日,据该公司对此也做出了一定反击,至于结果如何,还尚未可知。

另一方面,基本面上,2021年至今,禾赛当前仍处于亏损状态。2021年、2022年和2023年,该公司分别实现营收7.21亿元、12.03亿元和18.77亿元,毛利3.82亿元、4.72亿元和6.61亿元,净亏损2.45亿元、3.01亿元和4.76亿元,亏幅有所扩大。

而按照其过往营收结构来看,2023年其海外营收占比大幅提升,尤其是北美市场,贡献了主要的业绩增长。

财报显示,2023年禾赛北美市场营收由2022年的3.59亿元提升至7.48元,增长逾一倍,占比也由29.81%提升至39.86%。可见,若禾赛之后未能从所谓的1260H名单中清名,2024年其业绩将大打折扣。

于此同时,整个行业视角来看,据毕马威中国发布《智慧之眼:开启汽车感知新时代》报告预测,车载激光雷达市场规模将从2020年的零规模激增至2030年的120亿美元,复合年增长率高达80%;渗透率方面,预计2030年将占全部汽车传感器市场的29%,在主流汽车传感器中跃升至第二。智能化汽车加速发展下,智能激光雷达市场将持续扩容,相关供应商也将持续收益于此。

但竞争也同样激烈,尤其是终端整车的价格战下,激光雷达产品的降本压力加大。而相对其他竞争对手,禾赛目前主要聚集的又是单价更高的全自动驾驶激光雷达领域。

与之相比,而速腾聚创在辅助驾驶激光雷达领域更有优势,并且由于这种雷达单价更低,其更容易触及受益人数最多的中等价位汽车产品。

据太平洋汽车统计,2024北京车展搭载激光雷达的展车数量达72款。其中,RoboSense(速腾聚创)以37款车型搭载量,占比超50%,排名第一。因此,对于禾赛而言,除去要进一步对抗外部不可控风险外,还需要加强产品矩阵、产品规模等方面布局。

而此次CFO的离职又对其财务的稳定提出新考验,可见禾赛当前承压较重,至于能否挺过这一关,还需更多的时间方能看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