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财报披露季步入尾声,各行各业2023年的经营状况大体也浮出水面。

总体来看,42家A股上市银行中,共有14家银行利润双位数上涨,剩下大多数为个位数慢行,“稳健”仍是主基调。

相较之下,浦发银行的“双降”格外醒目。数据显示,2023年,该行实现营收1734.34亿,同比减少8.05%;实现归母净利润367.02亿,同比骤缩28.28%。

拉长视线,2014年—2023年的十年间,浦发银行的营收从1000亿元增长到1734.34亿元,但归属净利润却从409.2亿元跌落到367.02亿元,陷入增收不增利,盈余原地打转的困局。

一、净利润为何大幅下降?

风起于青萍之末,浦发银行的业绩不振早有“苗头”。

拉长时间轴,2020年—2022年,浦发银行归属净利利润连续三年下跌,降幅分别为-0.99%、-9.12%、-3.46%。

到了2023年,这一降幅急剧扩大到28.28%,结合浦发银行此前的波动轨迹,虽然在情理之中,但“自由落体”的速度如此之快,四年少赚216亿,还是让外界大感意外。

公司亦在年报中坦言,“受资产重定价、市场利率下行、资本市场波动,以及公司信贷增长动能不足、业务结构调整等因素影响,公司效益指标阶段性承压。”

问题究竟出在了哪儿?

把银行的盈利过程还原成算术公式:净利润=净利息收入+非利息收入-业务及管理费-信用减值损失-所得税。简单来说,就是收入和支出的关系。

收入端,2023年浦发银行利息净收入1184.35亿元,2022年则为1336.69亿元,整整少了152.34亿元;非利息净收入549.99 亿元,基本和2022年持平。

支出端,2023年浦发银行业务及管理费514.24亿元,信用减值损失768.63亿元,所得税费用32.63亿元,总体和2022年差别不大。

所以,细究浦发银行赚钱不给力的背后,真正“作祟”的还是不断萎缩的收入规模。

若深入源头,又得老生常谈到净息差这一决定银行创收创利能力的核心因素。

最近几年,净息差收窄已是银行界最普遍的现象,该背景下,谁收窄的慢,收窄的少,谁就是赢家。

截至2023年末,浦发银行净息差为1.52%,同比2022年末收窄0.25个百分点;根据国家金融监督总局的最新数据,2023年末商业银行净息差1.69%,同比2022年末收窄0.22个百分点。

也就是说,浦发银行的净息差不仅低于赛道均值,且收窄力度大于同业。

众所周知,净利差会直接影响影响银行的收益率,并左右净利润的升降。2023年,浦发银行加权平均净资产收益率5.21%,同比下降2.77个百分点。

二、资产质量改善的B面

与经营效益较为低迷不同,浦发银行的资产质量整体趋于改善。

财报显示,2023年,浦发银行不良贷款余额 741.98 亿元,较上年末减少4.21亿元;不良贷款率 1.48%,较上年末下降0.04%,且近五年的不良贷款率持续下降;拨备覆盖率为173.51%,较上年末上升14.47个百分点。

这说明,在有序控制不良风险的同时,浦发银行的资金“安全垫”也在逐步加厚。

进步得益于多管齐下的举措,包括加强对客户的选择,线上线下获客使用天眼系统,将客户画像与浦发标准进行匹配;线下授信审查审批坚持原则,既要服务实体经济,又要把在实体经济中不能促进生产力发展的负面因素识别出来;对不良资产实行“专业部门、专职队伍、专项资源”管理,通过“一户多策”、“大户专策”加快处置等。

然而,很多时候,表象的“完满”并不能一概掩饰局部的“隐忧”,“魔鬼”总是藏在细节中。

节点财经注意到,2023年,浦发银行投向房地产的贷款余额为3457.44亿元,较上年末增加7.36%,占总贷款的比例为6.89%,同比上升0.32个百分点;房地产不良贷款率为4.11%,同比上升1.05个百分点,“遥遥领先”其他股份行。

图源:浦发银行财报

此外,2023年,浦发银行的关注贷款余额 1,171.19 亿元,比上年末上升 96.79 亿元,关注贷款率2.33%,较上年末上升 0.14 个百分点。

众所周知,关注贷款是不良贷款的“堰塞湖”、“缓冲区”。在经济环境不佳或贷款回收困难的时期,不少银行会将这部分贷款暂时归入关注类,留着日后慢慢处理和消化。

换言之,浦发银行或存在不良贷款进一步扩大的潜在风险,后续可能面临较大的清收与核销压力。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4月17日,国家金融监管总局通报,浦发银行莆田分行因在5项违法违规事实,被处以罚款230万元。其中3项均涉及房地产贷款,即未尽贷前调查职责,向未竣工验收的商业用房发放个人按揭贷款;未尽职调查房地产开发贷款用途的真实性;未按项目工程进度发放房地产开发贷款。

三、何时迈过“万重山”?

种种“痼疾”之下,浦发银行的管理层迎来“大换血”。

2023年9月,该行董事长郑杨、行长潘卫东双双辞任,一同变动的还有党委书记、党委副书记、副行长等多个核心岗位。

目前,接任浦发银行董事长的为老将张为忠。据悉,张为忠曾在建行履职28年,历任监察室主任、开发区分行行长、大连市分行总审计师、内蒙古分行总审计师、湖北省分行副行长等职务,在普惠金融领域颇有建树。

经过一系列的人事变革,进入2024年,浦发银行的“气色”有了些许恢复的迹象。

2024年一季度,该行实现总营收453.28亿元,同比下降5.72%;归母净利润174.21亿元,同比增长10.04%。

于这份单季财报公布后的次个交易日,资本市场发出认可信号,其A股浦发银行股价收盘上涨3.77%,创下今年内最大单日涨幅。

对于业绩好转的原因,浦发银行表示,主要系“主动把握市场机遇,通过增加高效金融供给、加大信贷投放力度、加强负债一体化统筹管理、制定有效投资策略等举措,实现资产负债内涵式、集约化增长,有效管控付息率,推动了一季度净利润实现增长。”

对于2024年的展望,浦发银行也在财报中写道:紧紧围绕“搭赛道、夯基础、提质量、强队伍、增效益”经营主线,以“5-3-2-1-1”为核心举措,即“五大赛道、三大基本盘、两大核心指标、一个基础、一种精神”,统筹抓好经营发展各项工作,重塑增长动能。

浦发银行成立于1992年,至今已走过三十余年,但最近几年累计的“沉疴弊病”亦有目共睹。其能否真正越过“万重山”,真正做到“深蹲”之后的利空出尽,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还有待时间给出答案。

文 / 八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