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网信浙江发布通报,称156款App存在未公开收集使用规则、未明示收集使用个人信息的目的方式和范围、未经用户同意收集使用个人信息、违反必要原则收集等问题,其中快电、玩物得志、闪修侠等在列。

根据通报,快电APP(V6.1.1)由浙江安吉嘉裕大数据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开发,违反“未经用户同意收集使用个人信息”和“违反必要原则,收集与其提供的服务无关的个人信息”条款。

具体而言,快电APP所涉问题为“实际收集的个人信息或打开的可收集个人信息权限超出用户授权范围”“未向用户提供撤回同意收集个人信息的途径、方式”“违反其所声明的收集使用规则,收集使用个人信息”“收集个人信息的频度等超出业务功能实际需要”。

据贝多财经了解,快电关联的主体包括快电动力(北京)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浙江安吉嘉裕大数据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和北京蔚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蔚睐科技”)。其中,快电动力(北京)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快电北京”)为快电早期的运营方。

2021年9月,车主邦(北京)科技有限公司则退出快电北京的股东行列,由自然人持股。2022年5月31日,浙江安吉智电控股有限公司(下称“安吉智电”)成为快电北京的全资股东。

其中,安吉智电2021年12月成立,王阳任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法定代表人,全资股东为注册在中国香港的FLEETIN HK LIMITED。据瑞思教育早前公告,FLEETIN HK LIMITED为NaaS(即能链智电)成立的中间控股公司之一,并在2021年12月设立了安吉智电。

NaaS在2022年初进行了一系列交易,并对电动汽车充电服务业务进行重组。作为重组的一部分,安吉智电向车主邦(北京)科技有限公司收购了北京车主邦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100%的股权,而后者则于2021年8月收购了智电优通科技有限公司(简称“智电优通”)。

根据工商信息系统,智电优通成立于2020年9月,早前股东为快电北京,能链集团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CEO)戴震为该公司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经理。2021年11月,智电优通发生工商变更,戴震全面退出,并由快电联合创始人于翔接任。

值得一提的是,快电APP当前的主体已经由快电北京更改成了浙江安吉嘉裕大数据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和蔚睐科技。根据介绍,蔚睐科技是新能源汽车充电行服务业的第三方聚合服务商。

从股权关系上来看,浙江安吉嘉裕大数据技术服务有限公司和蔚睐科技均与能链无关。但通过天眼查查询软件著作权关系可知,该公司登记注册的软件包括能链EMS能源管理平台、快电(Android版本)、快电(IOS版)等。

据贝多财经了解,快电是能链集团(能链控股,简称“能链”)旗下的第三方充电服务商。除快电外,能链集团旗下还拥有第三方加油平台团油等。目前,能链旗下能链智电(NASDAQ:NAAS)于2022年6月13日在纳斯达克上市。

特别说明的是,能链智电属于借壳上市。公开信息显示,能链智电所借壳的主体是原瑞思教育(NASDAQ:REDU)。2022年4月29日,瑞思教育发布公告称,在同日举办的临时股东大会上,审议与批准了公司与NaaS的合并。

其中,NaaS(能链智电)为一家充电桩运营及服务企业,英文名为“Dada Auto Inc.”。据介绍,NaaS为一家电动汽车充电服务提供商,是能源物联网及新零售公司能链集团的新能源业务板块——快电。

据双方早前签署的《合并协议》,交易完成后,NaaS将成为瑞思教育的全资子公司。其中,NaaS现有股东和瑞思教育现有股东将分别拥有合并后公司约92.9%和7.1%的已发行股份。最终,能链智电于2022年6月11日实现并购上市。

合并完成后,戴震担任上市公司(即能链智电)执行董事兼董事长职务,王阳为执行董事、CEO,孙玮临、Zhongjue Chen、Bin Liu均为董事,赵磊出任首席财务官一职。其中,Zhongjue Chen是贝恩资本亚洲董事总经理。

据贝多财经了解,赵磊曾任乐信集团资本运营中心总经理一职,2021年中旬,赵磊以及原乐信CFO曾岩加盟能链,其中曾岩任合伙人兼CFO,赵磊担任财务副总裁。同年7月,赵磊开始担任NaaS首席财务官,而曾岩则在2022年5月加入汽车之家并任CFO。

能链智电CEO Cathy Wang(王阳)曾称,“我对这个独一无二的并购机会感到无比兴奋,在过去的两年中,NaaS在中国蓬勃发展的电动车市场带动下,实现了强劲的增长合并后的公司将借助资本市场的力量,进一步延续其强劲的增长趋势”。

瑞思教育2022年5月31日报送的财务数据显示,NaaS(即能链智电)的收入实现大幅增长。2021年,NaaS的总收入为1.61亿元,较2020年同期的3720.6万元增长3.3倍。其中,线上电动汽车充电解决方案服务收入1.53亿元,同比增长3.2倍。

不过,NaaS并未实现盈利。2020年、2021年,NaaS的净利润分别为-8220万元、2.523亿元(3960万美元),均处于亏损状态。而这也意味着,NaaS于2021年的亏损规模同比扩大2.1倍。

对于亏损规模飙升,NaaS归因于销售和营销费用大幅增加。2021年,NaaS的总运营成本为2.676亿元(4200万美元),而2020年为8800万元,同比增长204.1%。而截至2021年12月31日,NaaS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870万元。

据能链智电2022年年报,该公司2022年实现收入9280万元(1350万美元),同比增长177%;非通用会计准则亏损3.54亿元(5130万美元)。截至2022年12月31日,能链智电已服务1581家充电运营商。

据能链智电预计,该公司2023财年净收入将在5亿元(7200万美元)至6亿元(8700万美元)之间,同比增长5.37到6.44倍。但贝多财经发现,能链智电要实现这个目标还非常难。

2023年第一季度,能链智电的净收入为3620万元(530万美元),非国际通用会计准则计亏损1.02亿元(1490万美元)。2022年第二季度,能链智电的营收为5630万元,非国际财务报告准则下净亏损为8110万元。

而2023年第三季度,能链智电实现收入1.7亿元(2340万美元),同比增长536%;按非国际通用会计准则计算亏损2410万美元,亏损率同比收窄256%。这意味着,能链智电还有超过3亿元的收入缺口。

另外,能链智电预计其2024年收入20亿元-30亿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