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加载中 ...
云掌财经首页 >  正文

“禁售电子烟后,我依旧在网上偷偷买‘蛋’”

智能相对论  2020-08-07 15:57:00  阅读量:10.33万

图片1.png

文|佘凯文

来源|智能相对论(aixdlun)

7月14日,国家烟草专卖局、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印发通知,要求开展互联网电子烟信息全面清理。

主要面向三个大方向,一是“开展互联网电子烟信息全面清理”,包括全面清理改头换面,变相销售,以及短视频、自媒体等社交平台电子烟销售行为;二是“开展电子烟实体店全面检查”,主要针对虚假信息以及未成年保护方面;三是“开展电子烟自动售卖机等新型渠道全面检查”,清理未成年人集中地区的自动电子烟售卖机。

如今距离颁布通知已经过了半个多月,只看线上渠道,效果究竟如何?

微信到二手交易平台,电子烟一直都在

电子烟真的被禁绝于网络了吗?

带着疑问笔者先去了京东拼多多等大型电商平台,通过搜索“电子烟”等关键词,确实都未能找到相关信息。

图片2.png

当笔者以为在主要电商平台都已禁绝相关产品后,一位朋友告诉笔者,你换个关键词试试,于是就出现了下面的东西。

图片3.png

图片4.png

图片5.png

无论京东还是拼多多,当笔者将检索关键词换成“雾化水果味口香糖”、“雾化”、“雾化能量”、“电烟”等词汇后,大量的“电子烟”店铺就这么“明目张胆”地出现在了网页上。

虽然都是些“杂牌”的一次性电子烟,但显然“电子烟断网”,远未成功。

“去年在得到消息一刀切以前,整个电子烟市场就像是‘最后的狂欢’,特别像我们这种大烟雾玩家,我就一次性屯及几千块的配件,从烟油、发热丝到滤芯,怕以后买不到了,然后逐渐的一个个渠道确实都开始关闭了,电商平台没了,关注的公众号也开始停更,后来周边的朋友说,各种配件都开始涨价了。”

小徐作为一位“资深”电子烟用户,在这不到一年的时间里,他亲眼见证了线上电子烟市场从火爆到沉寂,再到现在的“卷土重来”。

“一度许多电子烟用户确实慌,慢慢的一个个渠道粉丝群开始出现,由那时起电子烟用户开始由大型电商渠道逐渐转向了社群。我因为在年初左右就戒掉了电子烟(也未复吸纸烟),原本加的一些渠道群现在应该是都‘死’了,没有任何活跃了,不过相信这种电子烟渠道应该还有很多。”

正如小徐所想,电子烟“断网”并没那么简单,小黄同样是一位电子烟用户,他从早几个月开始由“ENDS”转向了“HNB”,即由“雾化型电子烟”改抽“加热不燃烧电子烟”。在谈及电子烟断网时,直言“‘全面断网’是不可能的,‘上有政策、下有对策’不一直是我们的‘优良传统’吗?像京东、拼多多这些大平台,其实还比较好解决,发现就能取缔,但是隐藏在那些‘隐秘的角落’电子烟销售才是真问题,还不说禁掉,就是发现,‘外行’也发现不了。”

小黄因为一直在使用电子烟产品,对于现在即使电子烟线上渠道被禁,但他依旧有着自己的“门路”,并且对于相关套路显得“门清”。

“线上电子烟的销售渠道,现在基本上都是在‘私域流量’要么你是那个品牌的长期用户,要么就是需要有熟人推荐你才能进群,这是一些‘ENDS’的玩法,而像我现在玩的‘HNB’,因为现在价格浮动比较大,我个人固定性没那么强,一般是货比三家,而这个渠道怎么找,一般人也找不到,但我可以告诉你,微信、二手交易平台甚至是B站其实都有电子烟或是配件的销售渠道。”

从买“弹”到买“蛋”,电子烟的“隐秘角落”

电子烟按出烟原理分大体上分为两类,一是“ENDS”即雾化型/蒸汽型电子烟。在其中按烟雾大小,又分为大烟和小烟产品,像市场熟知的悦刻、柚子、灵犀、魔笛、小野、铂德等等,都是属于其中的小烟产品;二是“HNB”即加热不燃烧烟草制品,这类目前以菲利普莫里斯国际公司的IQOS为典型代表,国内的四川中烟、云南中烟、广东中烟等都也有相关产品。

根据小黄的描述,笔者先是通过微信公众号找到了几个“电子烟”账号。

图片6.png

图片7.png

图片8.png

图片9.png

图片10.png

图片11.png

从公众号内容来看,一部分已经断更,有的则是不定期仍在更新,更新频率比较高的号,其内容又分为两种形式,一种是品牌方的产品内容,另一种则是“测评”。

看上去,所有的公众号内容都与“销售”无关,但实际上更具其中一个公众号的指引,笔者加了微信之后,却发现了属于电子烟的这个“隐秘的角落”。

图片12.png

如图所见,大部分公众号外表都是一些测评内容,但实际上背后都有着一条完整的电子烟配件供应链。

例如上面这个就是基于一个微商平台所建立的电子烟商铺,里面大到雾化器、主机小到发热丝、棉花以及各种口味的电子烟烟弹、烟油都是应有尽有。

关于电子烟断网一刀切,显然依旧有大量销售渠道隐秘在了角落。不光是微信公众号,在B站上,也有大量的电子烟测评号。

图片13.png

图片14.png

图片15.png

这些测评号,粉丝量多的有达数万,少的也有上千,当然,不是每一个账号背后都涉及销售,但从一些账号发布的信息来看确实涉销售也是不争的事实。

图片16.png

通过微信公众号也好,B站测评视频也好,这种渠道说起来还算是“明目张胆”的,还有一个渠道更为隐蔽,不是“业内人士”不说找不到,猜也猜不到。

“因为我是玩‘HNB’,烟弹在一般渠道都买不到,我也是通过其它熟人介绍才知道,原来二手交易平台上有着大量的卖家。”小黄告诉“智能相对论”。

在小黄的指导在某二手交易平台上搜索“IQO”即菲利普莫里斯国际公司的“IQOS”电子烟的缩写,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大堆卖“棉签”的商铺,仔细看会发现,有些店铺莫名其妙会标注“有蛋”的图片。

图片17.png

此“蛋”非彼“蛋”,而是“烟弹”的意思,小黄告诉“智能相对论”,这些店铺表面上都是卖一些配件,如棉签、盒套,但只要标注了“有蛋”的店铺你就可以去问问,有“蛋”就代表有“烟弹”,有“鸡”则代表有“机器”。

笔者通过小黄的购买渠道加了一位卖家的微信,果不其然正是烟弹销售。

图片18.png

图片19.png

图片20.png

图片21.png

从京东、拼多多,到微信公众号,B站,再到微商平台、二手交易平台,电子烟似乎从来就没有真正离开过互联网。

电子烟最终能活成什么样?

关于电子烟“断网”的初衷都很明确,就是“保护未成年人”,与禁止纸质烟网上贩卖是一样的道理,这毋庸置疑,但是大量电子烟用户确实也在凭借电子烟摆脱了纸质烟的困扰,甚至最终也离开了电子烟,这同样也是无法忽视的事实。

在与网上卖家沟通后得知,“烟弹”产品销售与产品价格并不是一成不变,会根据市场需求进行调整,小黄告诉“智能相对论”今年疫情抬高了许多烟弹的价格,比如Heets就是卖家口中的h哈即“哈萨克斯坦版”,其价格在疫情前大概200不到,而现在涨到了350-420。国产的如宽窄、MC以前更便宜,现在也要200以上。

这也是小黄目前最大的苦恼,因为儿子出生,大烟雾电子烟因为烟雾大,气味久久不散,在家人的一致反对下,他换成了小烟,又因为击喉感原因,他只能选择“HNB”类的产品,而这些烟弹在国内包括线下没有渠道出售,包括国产品牌的产品也都是“出口转走私回国”,他只能通过二手交易平台,用这种“非正常渠道”满足日常需求。

小黄说到,“不光是我,我老婆也是通过电子烟戒的烟,现在她一闻到烟味就想吐,我在烟瘾上也有很大的缓解,哪怕是抽电子烟,以前一天需要一颗烟弹,现在一颗烟弹能让我抽2-3天了。”

上文提到的小徐同样是依靠电子烟完成了戒烟,“我玩电子烟前后有5年时间了吧,一开始我是抽纸烟的,因为想戒烟就转向了电子烟,一直是玩大烟雾,今年年初开始,逐渐觉得电子烟也没意思了,现在已经连电子烟也完全不抽了。自己还是很满意的,虽然我戒烟的周期长,但到底也戒了,身边有朋友有戒烟需求我会推荐他们尝试电子烟。”

所以,以笔者身边的真实案例来看,电子烟虽不是“乖兔”,但也绝不是“猛虎”。

另一方面,在如此高压政策下,网售电子烟依旧无法禁绝,利润当然是不可忽视的重要部分,但是不是也代表着电子烟产品在国内市场的需求真的很大?

从国内电子烟市场来看,头部玩家们现阶段都在加紧布局线下市场,是圈地,也是为了能够更好的满足电子烟需求,但问题是产品种类单一依旧无法满足多样化的市场需求。

总结

电子烟不是一门好生意,这个看法自去年3.15之后开始出现,在禁令之后达到顶峰,但在做好政策规范、产品控制以及安全监测的前提下,能让人实实在在戒烟,哪怕只是一部分,甚至是小部分,在国内3.5亿烟民之下,谁又能说不是一门好生意呢?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云掌财经公众号(ID:yzcjapp),或者点击这里下载云掌财经App

您可以通过云掌财经手机版访问:“禁售电子烟后,我依旧在网上偷偷买‘蛋’”

关键词阅读: 云南 / 京东 / 互联网
本文由入驻云掌号的作者撰写,除云掌财经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云掌财经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智能相对论

301 文章
2043.96万 阅读

智能相对论:深挖人工智能这口井,评出咸淡,讲出黑白,道出深浅。

+ 关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