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
使用“扫一扫”即可将网页分享至朋友圈。
加载中 ...
云掌财经首页 >  正文

手握“美强惨”剧本的Netflix收购好莱坞院线,释放出了哪些信号?

2020-06-05 20:37:18 来源:脑极体   阅读量:13.68万

奶茶烧烤小龙虾……这些被疫情耽搁的美食早已回归了大众的餐桌,但上一次在电影院观影的体验,依然恍如隔世。

海外迟迟无法结束的疫情,线上点播受阻的大片,在等待着观众们失而复返的垂青。从业者们自然更加心知肚明。

最近,流媒体平台奈飞就正式收购了好莱坞埃及剧院,尽管交易价格未曾公布,但拿下这座1922年开业的好莱坞地标性建筑,未尝不是Netflix进入传统影业的一次成功。

而在此之前,2019 年 11 月,Netflix 还租下了位于纽约第五大道的巴黎剧院。这些实体影院都将放映 Netflix 出品的电影,以及召开影片首映礼和各种特殊活动。

继用网剧干掉DVD租赁行业之后,Netflix向电影行业的进攻,至此仿佛已经颇有成效。从昔日拒绝参加影展的剑拔弩张,到今日出售影院的色厉内荏,传统影业可说是节节败退。

但是,Netflix到底是一个网络入侵电影行业的“特洛伊木马”,还是“接盘侠”,定论恐怕还尚未可知。

患难中的和解,未必是真的胜利

据悉,收购完成之后,Netflix 将对埃及剧院进行翻新,本周内就开始用于活动。虽然具体安排是否会应美国爆发的抗议潮而有所调整,但Netflix进一步开拓实体影院市场的动作已经是板上钉钉了。

这似乎也成了Netflix与传统电影行业(尤其是好莱坞)和解的标志。

目前来看,这迟到的握手,与疫情期间的内容产业变局不无关系。

一方面,电影行业因实体影城广泛关闭而受到巨大冲击,尽管有部分影片借助线上点映模式试图找补回一点成本,但大部分依然是元气大伤。比如已经开机的电影,每天的场地、设备租赁费用依然只增不少,电影撤档也让制作方和影城都损失惨重。即便疫情结束后有“报复性观影”,但观众有限的时间也决定了会有部分电影将被放弃,票房衰退是必然趋势。

在这样的挑战下,NBC环球和索尼影业等影视公司开始打破了窗口期限制的规则,对一些新片开放单独付费点播,这也引发了多家影院的不满。

行业动荡对于流媒体平台来说,自然也成了捡漏良机。

要知道,2018年Netflix 也曾考虑购买由 Mark Cuban 拥有的 Landmark 院线公司,拥有255 家影院,可以让平台自制剧在大屏幕上放映。最后也因为Landmark 售价过高而停止了交易。

显然,此次埃及剧院的交易成功,与影城拥有者的预期降低有着直接关系。

而与此同时,Netflix的日子也并不好过。

虽说众人宅在家中靠网络内容娱乐度日是必然选项,但Netflix却不是惟一的选择。疫情期间,各个平台都开始攻城略地,流媒体战场硝烟弥漫。

著名的“考研网站”P站宣布任何角落的任何人都可以免费使用P站高级服务,迪士尼的流媒体平台“迪士尼+”的用户增速虽然不及Netflix,但有不少新剧陆续制作并筹备,后劲不可小觑。

此外,华纳旗下流媒体平台HBO Max也按原计划在5月27日上线,《权力的游戏》《蝙蝠侠》《老友记》等热门资源,必然会吸引不少用户。

强敌环伺之中,Netflix自然也需要开辟新的优势战场,影城就成了一个选项。

等待金钱解渴的实体影院,与需要传统势力加持的Netflix,双方一拍即合,并不令人意外。

既然如此,为什么说Netflix并未取得真正的胜利呢?

显然,无论出售影城,还是线上点播,都只是困境求生的小概率行为。实际上,线上点播不仅受到价格天花板的制约,无法填补电影制作的成本。

一位负责电影发行的资深高管就坦言,没有哪个家长会愿意花20美元给孩子点播一部只会看一两次的电影。毕竟,可以无限次免费观看的流媒体会员专享内容,不是更香吗?

此外,在一些上线的电影,也不会在流媒体平台如Netflix、Hulu等上同步播放的。对于电影从业人员来说,“虚拟影院”的点映不过是提供特殊时期一个折衷的观影方式。

美国电影院业主协会近日就发表声明称,人们总会回归影院。并计划申请定向补贴,“好让美国影院业和上万名员工能够坚持下来”。

看来,Netflix想要大规模捡漏的可能性,并不是很大。

天灾加持都没能迎来与实体影院的蜜月期,Netflix模式与好莱坞模式的杯葛为何如此坚固地相互撕扯?

拿起“美强惨”剧本,Netflix搞电影的这五年

Netflix拿下埃及剧院,没有引来大规模的“野蛮人”评论,已经是不错的结果了。

要知道,这还是Netflix加入好莱坞行业组织美国电影协会(Motion Picture Association Of America),成为新“六大”之后的局面。

一些业内大佬,如巨石强森、导演彼得-博格(Peter Berg)等明星卡司,以及电影制作人阿方索-卡隆、马丁-斯科塞斯等经典电影的坚定捍卫者,都开始转向为Netflix拍摄电影。

就这,都算大突破吗?这是什么正邪不两立的江湖狗血剧情啊……

先别急着感慨,将时间拨到五年前,大家就会发现现在已经非常甜蜜了。

自从2015年Netflix计划切入电影市场以来,就一直受到好莱坞的百般反对。

比如2016年奥斯卡,Netflix花费1200万美元购买的原创电影《无境之兽》(Beasts of No Nation),就受到了帝皇、AMC、Carmike和Cinemark北美四大院的抵制,并且没能获得提名,原因是Netflix拒绝让该电影先在影院发行,然后再在其平台播放的要求。

随后,导演克里斯托弗·诺兰、斯皮尔伯格都曾公开反对让 Netflix 的电影参选奥斯卡。

除了电影人士的抨击,法国和意大利的有关部门也都相继出台了限制流媒体平台的规则,以期保护本地电影业。

比如法国法律规定,电影放映在电影院和流媒体服务/点播SVOD之间必须有 36 个月的间隔。即使是平台自己制作的电影,如果要在电影院放映,那也必须等待 36 个月才能在自己的平台上展示。

意大利同样有强制性延迟。在105 天延迟的基础上增加了一些灵活性。如果放映的电影院没有达到80 家,或者前三周不到 5 万人观看,那么可以缩短至60天后可上线。

Netflix像不像一个拿了“美强惨”剧本的可怜反派?

强就强在,面对这样的阻力,Netflix依然在2019年变成了好莱坞最大的电影制片厂。

2017年,Netflix首席内容官泰德-萨兰多斯(Ted Sarandos)要求电影主管斯科特-斯图伯(Scott Stuber) 从头开始建立一个电影制片厂,并且要交付出可以与好莱坞的任何制片厂相媲美的作品,计划每年发行50到60部电影。

而Netflix确实也达到了这一目标,仅2019年,就发行了将近60部英文故事片,线上收视率最高的10部新片中,60%都是自己的原创电影。

现在,Netflix拍摄的电影数量是好莱坞最大制片厂拍摄数量的两倍甚至三倍。

“美”也不是胡说,在电影品质上,Netflix从行业外的野蛮人,华丽转身成了影视奖项的常驻选手。

不仅早期打造的原创电影都令人深刻,比如《卧虎藏龙》的续集和喜剧西部片《滑稽六人组》等等,而且在国际顶级影展中屡获殊荣。

2018年Netlifx出品的《罗马》独揽10项提名,与《宠儿》并列成为该界奥斯卡提名最多的电影,科恩兄弟《巴斯特民谣》拿下3项提名,还有2部短片获最佳纪录短片提名。一共15个提名的Netflix已经超越了华纳和派拉蒙等传统制片厂。

2019年的《爱尔兰人》(The Irishman)和《婚姻故事》(Marry Story)也喜提最高奖项。

既然如此,为什么Netflix在电影行业的口碑还这么“惨”呢?

一言以蔽之,Netflix打破了许多电影行业先前遵循的既定惯例。只要它的模式没有发生本质上的改变,电影产业与流媒体平台的撕叉大戏就会持续僵持。

Netflix改变了什么,又无力改变什么?

那么,影院和线上平台同步播放的Netflix模式,到底改变了哪些电影行业的“潜规则”呢?

或许要从三个矛盾说起:

矛盾一:内容模式

众所周知,Netflix的内容模式致力于让电影更容易获取,更倾向于将电影在线上与线下同时播放,无论地理位置或社会经济地位如何,网络用户都可以第一时间观看到最新剧集。

这显然与传统电影行业套路不同。一般来说,美国电影都有窗口期政策,即影片在院线上映前期不得推出线上和DVD版本。所以片方必须在院线、网络二选一。

这种直接冲突,让电影评委会主席阿莫多瓦公开表示,他无法想象让一部只能在单一网络平台订阅观看的影片,获得国际瞩目的金棕榈大奖。

而Netflix也选择了正面刚,其首席内容官Ted Sarandos曾在第五届中美电影高峰论坛上表明态度:“把影片各种发行格式严格区分开的时代必须要结束了。”

矛盾二:商业模式

之所以对于内容播放方式如此敏感,甚至担心流媒体彻底掌握电影行业的话语权,根本上还是动摇了电影市场的传统商业模式。

就像罗马前市长Francesco Rutelli在设置电影和流媒体发行之间的 “法定窗口”时所说的那样,之所以对其限制,是因为“像Netflix 这样的流媒体巨头在没有创造任何就业机会的情况下在意大利赚了很多钱,而他们的(预算)政策远非透明”。

那么,传统电影行业是怎么赚钱的呢?主流模式是,先在电影院播放一个周期,再将相关影碟上市销售,最后才轮到网络播放。走完一个流程,小半年都过去了。之所以如此,因为影片上映后的票房分红才是大头。

而一旦被流媒体从中拦截,被Netflix用优渥的预付款买走,即制作方不再影片“一稿多投”或者在国际上进行分销,那就成了一场赌博游戏。

因为演员的片酬只有前期预付款,由于上映影院太少,后期的票房分红大概率只能分割寂寞。所以如果电影卖得不好,制作方与合作方依然能有不错的收益。而如果电影市场反响还可以,后续的几茬红利却与自己无关了。

对于产业链上的利益相关者来说,要适应这样的新规则显然并不容易。毕竟Netflix不是“傻白甜”的油老板,什么烂片都乐意买。那好片子留给院线“搏一搏,单车变摩托”不好吗?

矛盾三:虚实差异

正如前面所说,之所以大家对Netflix模式羞羞答答,核心原因还是Netflix与传统影院的关系太一般。

如果大型连锁影院都拒绝播放Netflix的电影,而将有限的大屏幕留给独家电影,那跟Netflix合作的制作方岂不是赔到姥姥家了。

全美影院业主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Theatre Owners)主席兼首席执行官约翰-费西恩(John Fithian)就曾说到,电影只有在厉害的影院上映后才能充分发挥其潜力。

为了印证他的话,《摘金奇缘》(Crazy Rich Asians)导演朱浩伟也发声,认为如果这部电影在流媒体平台上首映,就不会产生这么大的影响。

流媒体平台的访问量,与影院的上座率,到底是不是一个不可调节的矛盾呢?其实,尽管2018年Netflix发行了数十部原创电影,但美国和加拿大的票房收入还是达到了119亿美元的新高。同时也有数据显示,流媒体视频的最大消费者也会更加频繁地光顾影院。

即便如此,有关Netflix威胁影院行业的问题,依然让影院业主们惶惶不安。

不难发现,前两个矛盾已经被一一消解。

一方面,美国电影协会开始将“家庭娱乐消费”放入自家的报告中。派拉蒙就和 AMC院线也开始尝试,将新电影在上映17天后就能在家里看到,直接跳过传统窗口期那三四个月的焦急等待。

而对于产业链上的人才来说,无论是Netflix的重金投入,还是在线播放平台的用户规模,以及观众观影习惯的转变,都直接指明了,流媒体平台,或者说电影线上化的高速发展似乎是必然的。

既然大家都开始转型了,那Netflix自然也从野蛮人变成了值得联手的同行。

唯一还没有接受Netflix的群体是影院所有者。而现在,Netflix也不再硬刚了,用购买小院线公司的新闻传递出讯号——握手言和,一起赚钱。

1997年诞生之后,Netflix已经“杀死”了传统的DVD商店。而它与好莱坞院线的握手言和,或许也说明电影院线的转捩点已然到来。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的流媒体平台也开始“Netflix化”,频频入局电影产业链。它们与院线的关系养成,未尝不是2020年开局中,一个值得持续关注的“活久见”事件。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云掌财经公众号(ID:yzcjapp),或者点击这里下载云掌财经App

关键词阅读: 经济 / 报告 / 上市
本文由入驻云掌号的作者撰写,除云掌财经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云掌财经立场,如需转载请联系作者本人。

脑极体

512 文章
3312.07万 阅读

你的困惑,来自于无路贴近未知。我们在技术、思想、传播的异界,贩来极限脑量下的TMT。

+ 关注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