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云掌财经首页 > 科技 > 大消费 > 正文

谷歌员工内部报告:对CEO信心暴降18% 跌至6年最低

2019-02-02 16:06:00 来源:新浪科技

北京时间2月2日上午消息,谷歌是一家对数据相当沉迷的公司,最近员工老是站出来维权,给公司带来困扰,这种不满如何量化呢?毕竟谷歌有9万名员,如何才能知道他们的态度呢?11月份2万名员工走出办公室,抗议性骚扰政策。1月份,谷歌在内部披露员工年度满意度报告(叫作Googlegeist),从中我们可以找到一些信号,能看清员工对哪些地方满意,哪些不满意。

报告问员工,对CEO及管理团队是否有信心?2018年年末时74%的员工给出正面回应,除此还有中性及负面选项,一年前是92%。降低18个点,员工的信心跌到至少6年以来最低。员工对薪酬的满意度也在下降,54%的员工表示满意,一年前是64%。

一份2016年的HR文档泄露,3年后在公司内部流传,引起员工的高度关注。文档可以追溯到2016年7月,在幻灯片内,谷歌人力资源部门下定决心要削减薪酬预算,公司的薪酬预算高达200亿美元。

如何裁减?减少晋升员工的数量、按比例聘请更多低级员工、进行审计以确保将薪酬付给正确的员工。除此之外,HR还提出一些方法,推动变革时尽量减少影响,避免引过员工过多注意,还谈到一些将变革政策推销给员工的好方法。当中一些方法后来真的派上用场,比如以前会给员工派发年度节日礼物,现在没有了,不过当中的大多方法并没有变成现实。

在公司内部还出现一些更激进的提议,这些提议没有写入幻灯片。有迹象显示,谷歌将一些全职员工变成合同工,这样可以省钱。知情人士称,这一提议并没有推行。7月份,彭博报道称有超过50%的谷歌员工是临时工、合同工和供应商。

幻灯片还说,谷歌会将节省的资金用于其它地方,比如在湾区(Bay Area)建一幢大学大楼,叫作“谷歌大学”,聘请更多女性员工和少数民族员工,父母可以享受16周的育婴假。

充满争议的会议

1月中旬,Googlegeist报告开始在内部传播,如果不是之前高管的一席话,报告可能还不会有那么大的影响。会议讨论了Googlegeist,谷歌高管想告诉员工,信心下滑有积极的一面。

当时谷歌人力运营副总裁普拉萨德·塞提(Prasad Setty)对员工说,有些员工对薪酬不满,这些员工是那些没有晋升、不理解薪酬运作体系的员工。员工们跑到公司内部留言板,对高管的言论进行抨击。

刚一看到2016年的备忘录,员工就被其中一条建议吸引,建议说要将员工晋升数量减少2%,换言之,因为受到成本削减计划的影响——员工不知道,一些原本有资格晋升的员工可能错过机会。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谷歌员工说:“他们深思熟虑、怀揣恶意、炮制一套精心设计的阴谋,以求继续利用别人。面试、绩效评估、转化,这些让人精疲力竭,它们之所以存在,主要是因为我们有一套精英管理奖励体系、卓越的门槛是相当高的,这一切是最大的谎言。”

没过几天谷歌又召开全员会议讨论薪酬,谷歌CEO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和普拉萨德·塞为备忘录向员工致歉,还说以后会用更坦承的方式与员工相处。皮查伊解释说他没有看过备忘录,如果看到了,他会驳回与晋升有关的提议。会议结束之后,员工在留言板留言,说皮查伊出席值得表扬,还说他很坦承。

高工资新问题

在美国,谷歌算是很理想的企业了。根据最近的SEC报告,谷歌的年薪中值约为19.7万美元,在科技巨头里,只有Facebook比它高一点。然而最近的媒体报道却让我们深入幕后,看到谷歌是怎样调配资源的。

2017年,一起性别歧视案将矛头指向谷歌,说它将新聘请的女员工调到较低位置,拒绝晋升她们。1月份之所以罢工,是因为Android创始人安迪·鲁宾(Andy Rubin)卷入性骚扰,被迫离开公司,但他拿走了9000万美元的遣散费。

一些与承包商有关的资料也让人看了冒火。谷歌内部一般认为承包商只是提供服务,不会扮演技术角色。但在Alphabet内部,承包人还是工程师、招聘人员、管理人员。一位只愿意透露部分姓名的承包商安娜(Anna)说,她与谷歌描述的形象不太相符。安娜相当于谷歌与外部承包商的联络员,还说自己的收入很不错。当然,安娜没有健康福利、没有休假,但是她可以参加自己筹办的派对。佩里(Perry)也是谷歌承包商,研究用户,上个月合同终结,佩里说,到底合同工往自己家里拿了多少钱,管理人员可能根本不知道。

谷歌对薪酬推行保密政策,这一政策之前也曾引爆过。2015年,工程师艾丽卡·乔伊·贝克(Erica Joy Baker)晒出工资单,鼓励员工也晒晒。现在员工还可以在她的电子表格里添加数据,信息越来越多,合同工也在里面分享信息。

整体来说,皮查伊的回应还是让人满意的,但是在合同工问题上,他的回答让一些人不满。有员工问皮查伊,在湾区一些合同工在挣扎,而他自己却赚了大把美元,为什么会这样?皮查伊说这是一个超出谷歌控制的生活成本问题。

YouTube员工斯蒂芬妮·帕克(Stephanie Parker)认为:“谷歌完全有能力为员工支付生活薪资。他们一次又一次说,‘我们是市场领导者,我们所做的其它企业也会追随。’好吧,请付给员工更好的工资,然后其它企业也会追随。”【责任编辑/海涛】

(原标题:谷歌员工内部报告:对CEO信心暴降18% 跌至6年最低)

“云掌财经”的新闻页面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自媒体人、第三方机构发布或转载。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

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客服邮箱kf@123.com.cn,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

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